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名門暖婚:權爺盛寵妻 > 番二156:有生之年的聯手,公開處刑(3更)
  演播廳內呼聲鼎沸,撻伐斥責某人無恥,讓他滾蛋的聲浪一波接一波。

  好似山呼海嘯般,連天而來,無休無止。

  肖乃文說到底也只是個普通人,沒見過這種陣仗,臉色一陣青白,或是醬紫,身子也不受控制得略微顫動,宛若篩糠。

  只是嘴里一直念念有詞,“污蔑,都是假的,他們聯手做局害我……”

  似乎除卻這些,就沒什么可說的了。

  而此時的候場席,一起來參賽的棋手,更是憤慨至極,魏三十八都差點沖過去打他了,因為肖乃文能接觸到陳妄東西的,也就是吃火鍋那天。

  他們也是好意撮合兩人關系,沒想到卻引狼入室,害了陳妄。

  “我去,真特么不是個東西!再喊捉賊,難怪之前在休息室敢那般挑釁,應該是仗著有段家撐腰,有恃無恐吧!”

  “可是人家小段總也不傻,給他擋槍使,惹得一身腥。”

  “主要是小三爺居然也在,還敢要證據,只怕人家真的拿了證據出來,他又要著急跳腳了。”

  ……

  此時陳妄忽然站了起來,嚇得教練立刻也跟著跳起來。

  他只是淡定的看了教練一眼,“我去個洗手間。”

  “哦……”

  教練還以為他要竄上去做些什么,此時局面已經很混亂,他再摻和一腳,豈不是更亂。

  見他真的往后面走了,這才安了心,若是尋常,他怕是要跟著陳妄去洗手間了,畢竟他今天顯然心情不好,可此時現場更亂,邊上幾個混小子就差沖過去打肖乃文了,他要鎮場子。

  *

  主控后臺

  陳妄循著指示路標找到主控室,外面有保安守著,就算他表明身份,也沒讓他進去,而此時有個穿著黑色防風衣的男人迎面而來,年紀不大,胸前掛著工作牌,與統一正裝的段氏員工相差甚遠。

  他進入主控室的時候,打量了陳妄兩眼,“有事?”

  陳妄點頭。

  “讓他進來吧。”

  他顯然是這里的總負責人,保安聽了這話,也沒攔著。

  屋內光線偏暗,咖啡味道濃郁,不過工作臺異常整潔,還有幾個員工,看到陳妄過來,也是頗為詫異,因為此時現場還很亂,而作為當事人,他居然跑到了后臺。

  “你有什么事?”

  陳妄打開手機遞過去……

  待陳妄回到候場區也就五六分鐘,此時肖乃文口中仍舊念念有詞,有些義憤填膺的觀眾已經差點沖上臺了。

  也不可能讓這種情況持續下去,段一言手中是有證據的,因為后續他們也有聯系,短信、通話錄音他都有保存,只是說得內容都比較委婉,想搞他也夠分量。

  只是此時大屏幕忽然閃動起來,緊接著出現一段音軌圖像……

  而播放的內容,就是之前陳妄和肖乃文在休息室的對話,包括他直接承認竊取了陳妄的棋譜……

  更是大言不慚,無恥說道:

  “就算一樣,又能說明什么?說我看過你的東西,你有本事拿出證據來!”

  兩個人的對話,肖乃文不會傻逼到自己錄音公開,那最有可能的人就是——

  陳妄!

  而他此時端坐在位置上,手中還拿著礦泉水瓶,擰開喝了口,動作優雅,全程整件事,就好像和他沒關系一樣。

  “你剛才不是去洗手間了!”教練蹙眉,他就知道,這小子肯定是蟄伏著,借機狠踩肖乃文一腳。

  “嗯,除了這個,我也沒說,不去做別的。”陳妄說得理直氣壯,“而且他自己要證據,又不是我想拿出來的。”

  “我本來也想著,大家同為棋手,一起外出比賽,總要顧忌著對協會,對外面的影響,所以就算拿了錄音,我也沒打算在這個場合公開。”

  “想等比賽結束,拿去協會,私下解決的,可是您也看到了,是他先招惹我的……”

  陳妄喝了口水,“小段總和小三爺,對這件事都義憤填膺,為我出面,作為當事人,總不能真的置身事外吧。”

  “既然他覺得兩人指控無力,想要證據,那我就滿足他,求錘得錘,也算是……”

  “死得其所了!”

  周圍一群人都被他這席話說得懵逼了。

  死得其所是這么用的?

  教練也是一時不知該說什么,肖乃文的確是活該,只是陳妄這一錘子,實在太猛,幾乎就是要把他搞死的節奏。

  “教練……”陳妄看向他。

  “你別用這種眼神看我!”教練素來知道他心黑,只是被他莫名其妙盯著,心底有些發毛。

  “與其讓外人動手,還不如我們自己動手,您覺得呢?”

  “免得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您最近與他走得親近,以為你們沆瀣一氣。”

  “你……”教練真是被他氣得沒話說,“本來這也不是訓練期間,我管不找你,你愛干嘛就干嘛去!”

  最近肖乃文先重回棋壇,自然要走動關系,與教練的確走得近些。

  陳妄明明是自己想趁機拉踩肖乃文,居然還把教練拖出來,周圍幾人低聲悶笑。

  心也太黑了。

  **

  不過陳妄這個錄音出來,肖乃文聲音很明顯,這個若是不認,大可以去找專家鑒定,要得出是否為同一人,還是很容易的。

  肖乃文此時腦海中都是陳妄在休息室,要對他動手的時候,慢條斯理脫衣服的畫面,怕是在那時候打開了的手機錄音……

  難怪進了休息室,磨磨蹭蹭的。

  他扭頭看向陳妄。

  他端坐著,候場區在舞臺下方,甚至是低于它的水平線的,可他眼底的倨傲不屑,居高臨下的那股子勁兒,就好像從沒把他放在眼里。

  那眼神,就好像在看什么爬蟲螻蟻。

  肖乃文瞬間想到了多年前兩人的比賽,他那時年紀還小,剛從國外歸來,帶著一股子傲氣,就好似一把利刃,將棋壇劃開了一個缺口,太兇!

  他當時的眼神也是這樣……

  好似沒有任何東西能入得了他的眼。

  “嘭——”此時有個觀眾將應援燈牌砸下來,燈牌上寫著肖乃文加油的字眼,砸到舞臺上,應聲碎裂。

  “你根本不配得到我們的喜歡,我真是瞎了眼,覺得當年你委屈,今天趕來給你應援,我真是特么日了狗了!”瞠目叫囂的是個男粉絲,額頭青筋乍起,要不是邊上保安攔著,怕已經沖到了臺上。

  “滾!”

  “你怎么有臉上臺……”

  底下聲浪越發大了,不過很快有人維持秩序,也就慢慢平復了。

  “小段總,這人……”控場導演清了下嗓子,走到段一言身邊,總不能一直鬧騰下去啊,而且最主要的陳妄比賽還沒開始。

  “其實有句話,我一直忘記告訴你了。”段一言看向已經慌亂無匹的肖乃文。

  此時又有人朝舞臺上扔礦泉水瓶,因為沒有準頭,差點誤傷傅欽原,惹得他頻頻皺眉。

  “小三爺,抱歉!”那人也是好玩,居然還道歉了。

  傅欽原只是看了他一眼,笑著沒作聲。

  “我敲,小三爺脾氣是不是太好了點。”

  也就傅家人知道,他的脾氣……

  真的稱不上好。

  肖乃文一聽段一言又要說話,八成就是要把自己扔出去之類,心里已經做足了準備。

  “當時做這個比賽,你和我們公司已經簽了合同,關于賠償一類,回頭我會找律師和你詳談,現在我只是想和你說,其實這次的演播廳不是什么錄制節目……”

  “這只是我怕你們緊張怯場,影響發揮,統一員工口徑說得托詞。”

  “今天不是錄制,而是……”

  “一場直播!”

  這話說完,底下觀眾都安靜如雞了,臥槽,那自己方才叫囂的模樣,豈不是都被播出來了。

  此時直播間的人,都要笑抽了。

  【觀眾反應過于真實可愛,哈哈,真的是瞬間安靜如雞!】

  【小段總這招玩得未免太高明了。】

  【不過這種比賽,就是這樣的直播才真實啊,有些剪輯完就失了真,反正我還是喜歡我們家三十八,過于真實,哈哈。】

  ……

  彈幕除卻討論肖乃文的無恥行徑,心疼陳妄大神之外,更多的則是:

  【大家覺不覺得,今天這個組合簡直有些逆天了,小三爺、小段總和陳妄,都是大神好吧。】

  【有生之年的組合,等比賽結束,怕是很難見到這幾個人同臺了。】

  【忽然覺得這幾個大神配一臉。】

  【你小心六爺追殺你,人家準女婿,你還配一臉?】

  ……

  關于是直播的事情,就是段林白都不知曉,更何況是陳妄等人,大家都覺得是錄制節目,后期要剪輯,說話做事也隨意些,此時已經登臺的,都在回想,自己方才有沒有做過什么煞筆事兒。

  魏三十八就差遁地捶墻了,臉都丟光了!

  不過段一言這波造勢非常猛,因為關于這場比賽的聲勢已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擠到了各大門戶網站的榜首。

  肖乃文想利用段一言的手,把陳妄打落神壇,殊不知,他才是別人棋盤上的一粒子。

  那點價值,被榨得一絲不剩。

  現場短暫安靜后,討論聲也逐漸上來。

  “小段總太狠了,利用他造聲勢。”因為參加節目,手機需要關機,不許錄制,更不許拍照,要求嚴格,所以觀眾也壓根不知道這是直播。

  “這也是他送上門的,自己想陷害別人,偷雞不成蝕把米唄。”

  “這簡直是就是公開處刑啊,當真全國觀眾,這么多人的面把他這點遮羞布都扯了,他以后怕是沒法見人了。”

  “無恥的人,怎么會羞于見人?他不怕的,本就沒皮沒臉了。”

  ……

  肖乃文自然很清楚,直播和錄制的區別,這就等于說,可能此時他的家人都知道他做了這種齷齪的事。

  大腦一片空白后,眼前全部都是各種機器,因為所有攝影機的焦點都是對準他的,耳邊充斥著眾人的嬉笑怒罵,他大腦暈眩著……

  此時傅欽原已經靠近段一言,讓他叫人,把這貨趕緊弄走,畢竟下面還有正事,犯不著為了他耽誤時間。

  “肖先生。”一個工作人員走過去,試圖帶他下去。

  肖乃文是真的被砸傻了,都說下棋,都是心思比較深,可也只是筆上談兵,遇到傅欽原亦或是段一言這種狠茬,是半點法子都沒有,真的是任由著他們搓圓揉扁。

  “這邊走吧。”工作人員領他往下。

  另一邊的工作人員已經開始給陳妄佩戴領夾麥克風等東西,因為馬上就到他上場了……

  鏡頭如影隨形跟著肖乃文,明亮的光效好像將他心底那點灰暗角落,徹徹底底撕開展示在眾人面前。

  “別拍了!”他忽然高聲道。

  攝影師怔了下,一時忘了反應了。

  “我特么讓你別拍了!”肖乃文急躁的脾氣上來,居然沖過去,就要毆打攝像。

  大家都扛著沉重的設備,也沒辦法一時還手,只能連連后退……

  而后面大家才看清,他根本不是沖著攝像去的,而是——

  陳妄!
北京pk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