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全能毒妃:世子降不住 > 第724章 坑風錦
  李千無冷笑,“我是奉了皇后娘娘之命,護送大周世子妃來見郡主的,世子妃都走了,我自然要跟上去保護,何來的抗命一說?”

  侍衛略一猶豫,李千無已經展開身形,飛離了風王府。

  唏兒出了風王府,唐九道,“大小姐已經解了李千無雙親的毒,我們什么時候起程回去啊?”

  “如果沒什么意外,我們明日就走。”唏兒道。

  “意外?什么意外,難道李千無還敢攔著我們不讓走不成?”唐九暗惱。

  “世子妃說的是其他人。”赤練看了眼唐九,覺得這小子有點傻。

  李千無雙親中毒,連太醫都解不了,偏偏世子妃一來就解了。這事怎么看怎么透著陰謀的味道,就像是有人故意要把世子妃引過來一樣。

  然后他又想到,就是這個傻小子,竟然被碎金的公主另眼相看,不得不說傻人有傻福。

  “大小姐是在懷疑南宮余傲嗎?”赤練剛在心里想完唐九傻,唐九的智商就上來了。

  “嗯。”唏兒嗯了一聲,就聽到身后一陣風聲,是李千無追了上來。

  “丫頭,等等我。”他道。

  唏兒回頭,“千無哥,你不用惦記我,還是回家去照顧李叔李嬸吧,他們的毒才剛解,身子還很虛弱。”

  “家里有人照顧,”李千無道,“丫頭,你真要去皇宮住嗎?來沙域了,應該住在家里的。”

  “皇后娘娘大概故土難離,想要多了解一下大周京城的情況,我明日一早就去看望李叔李嬸。”唏兒笑了一下,“你也早點回去,下人照顧得再好,也不如至親之人陪伴在身邊。”

  李千無黑亮的眸子里,閃過失落。

  丫頭是來了,可是卻明顯對他疏遠,這不是他想要的結果。

  想到雙親莫名的中毒,他又是一陣火大,總覺得這件事和南宮余傲脫不了干系。

  “好,我明早去皇宮門口接你。”他說完,似是有事,急匆匆走了。

  唏兒回到飛玉宮,琢玉一看到她,便親切的喚她過來坐。

  “唏兒,三皇……皇上可還安好?”哪怕以前,琢玉和三皇子關系并不親密,遠嫁之后,也會惦記。

  “皇上后宮除了皇后娘娘之外,并未納妃。”唏兒想了想,又把前朝余孽之事一并說了。

  琢玉聽完,臉色連變。

  “前朝已經滅了近百年,真是沒想到,竟然還有人冥頑不靈!若是前朝得人心,又怎么會滅在我明家手上!”

  “皇姑姑所言極是,前朝的氣數早就盡了,要我看,是有心之人打著前朝的名號,想要謀自己的事。”唏兒眸色沉黯。

  “何以見得?”琢玉訝異,“不是還有前朝的后人在嗎?那個上官野怕是野心不小。”

  唏兒搖頭,“若是上官野罪該萬死,皇上也不會手下留情。總之,皇姑姑你知道有這個事就行,皇上一定會處理好的。”

  琢玉點頭,用手撫上自己的小腹。

  唏兒問道,“皇姑姑,是孩子鬧你了嗎?“

  琢玉含笑,一臉母性的光輝,“沒有,只是忽然想起太醫說,我這一胎是皇子,有些感嘆。”

  唏兒張了張嘴,不知如何接話,就聽琢玉又道,“那些大臣們,整日的催著于天納妃,我這胎若是生了皇子,還能堵住一些人的嘴!”

  說完,她便咯咯笑起來,“不納妃這一點,咱們大周的皇上,倒是和于天很像。”

  “總歸自己是一國之君,有些事情強硬一點,還是能為自己做主的!”唏兒輕嘆。

  這個時空里的男人,但凡家世好一點的,哪一個不是三妻四妾。偏偏她認識的人里,竟然出了兩個癡情的皇上。

  想到這里,她又心下一凜。

  但愿明非楚對陳香郁也是。

  有太監的聲音從外面傳進來,“皇上駕到!”

  唏兒起身,“皇姑姑,唏兒先告退。”

  琢玉一臉溫和的笑意,讓宮女帶唏兒去歇息。

  出來的時候,迎面碰上鳳于天,唏兒褔身一禮,才跟著宮女離開。

  唐家堡。

  唐不渝看到風錦回來,震驚的道,“你怎么是一個人回來的?唏兒呢?”

  “她有事,去了沙域。”他道。

  唐不渝不滿,“你倒是舍得,就不怕她一個人去出點什么事?你去陪她,我的身體已經無礙,用不著你擔心。”

  風錦笑了一聲,“不渝叔,是唏兒不放心你,是她讓我回來的。”

  唐不渝皺眉,“歸晚呢?你碰到她沒有?”

  “碰到了,我讓歸晚去追唏兒了。”風錦說完,又道,“怎么樣,最近門內可有什么異動?”

  “六長老去見過幾次八長老,聽說八長老對他不太友善,”唐不渝道,“還有就是唐遺風又跑了。”

  “又跑了?唐無絕呢,沒再去追?”

  “暫時沒有。”唐不渝道,“看來唐遺風是鐵了心不想嫁給唐無絕。”

  風錦沉默了一會,把和唐無絕同行的那一段路上,發生的事情都想了一遍,覺得唐無絕沉默寡言,根本看不出什么來。要么是隱藏太深,要么本性如此。

  “八長老不是無兒無女,孑然一身嗎?怎么突然和六長老親近起來了?”風錦問。

  唐不渝搖頭。

  “八長老那邊已經讓人盯著了,風錦,我想走一趟大周。”

  “干什么去?你不追查害你的人了?”風錦自然知道他要干什么去,只是下意識的問了出來。

  “去看看你父王,我上次中毒之后醒來,就一直在想,若是我就那么死了,肯定會很遺撼,因為我的親哥還沒認祖歸宗!風錦,就算不為我,我也要為你爺爺想想,他老了,沒有多少時間再去等待!”

  “那你在唐門等著,我回去把父王給你帶過來。”風錦說完,抬腳就走。

  “你站住!”唐不渝叫他。

  “不渝叔,你還有事?”風錦退了回來。

  “我親自去,你先替我管著唐門,我速去速回!”唐不渝說完,便吩咐身前的小廝,趕緊去給他收拾衣裳,備車。

  風錦拒絕的話,卡在了喉嚨里。不渝叔的奪命之毒雖然解了,但身子卻大不如前。他想去大周就去吧,正好可以散散心。

  至于路上的安全,他可以保證做到萬無一失。

  再說,不渝叔走了之后,由他暫代門主之職,那些人只會把他當成眼中釘肉中刺,根本無暇再去顧及不渝叔。

  唐不渝出唐門的時候,意味深長的回頭看了一眼。

  風錦,唐門就交給你了。別怪不渝叔坑你,誰讓你爺爺這一脈就你這一個男孩呢!唐門的擔子,還得你來挑!”
北京pk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