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重生都市仙帝 > 第1238章 借人
  這二十天,張逸風將藏書閣的陣法書籍看得七七八八。之所以能看這么快,是因為張逸風不僅能一目十行,還能過目不忘。

  神識掃過之后,一本書的內容幾乎都印刻在了腦海。這樣的天賦,絕對不是普通人能有的。

  這就是智慧樹扎根識海帶來的好處。智慧樹,可是仙人都要搶破頭顱的存在。

  仙人,說白了也是人。只是比普通人強大N倍而已。

  在修者的世界,只要你努力奮斗,理論上,人人都可為仙。

  二十天過去,張逸風的修為已經提升到了金丹期第二層,再將修為鞏固一周,就可以沖擊金丹期第三層。

  張逸風計算了一下身上的藥材,不出意外的話,他應該能將修為提升到金丹期第四層。

  前期的消耗雖然也不小,但絕對沒有后期恐怖,按照他的估算,將修為提升到第四層,大約要消耗五十多顆金丹,也就是四份原材料的樣子,他從正一門和拓跋家要的材料加起來正好有四份。

  另外,這二十天里,蘇芷柔來看過張逸風幾次,她這個當小姐的,也算是非常體貼下屬了。畢竟蘇芷柔也很忙的,她每天都要去黑塔,同先祖建立感應。

  此時,黑塔。

  不僅蘇芷柔在這里,拓跋宇也在這里。

  “義妹,怎么樣?”很顯然,拓跋宇是來詢問蘇芷柔進度的。

  蘇芷柔淡淡道:“我能感覺到那種親切感越來越強烈,像是先祖在呼喚我一般。”

  拓跋宇嘴角帶笑:“看來我的猜測沒錯,只要血脈契合度高,就有可能動用先祖的力量。你繼續同先祖建立感應,我就不打擾你了。希望在我滅了敵人后,你就能掌控這股力量,讓我們回家。”

  蘇芷柔點了點頭,道:“宇大哥,我會努力的。”

  拓跋宇拍了拍蘇芷柔的肩膀,隨后轉身離開。

  蘇芷柔重新端坐在蒲團之上,閉著眼睛,想要同先祖殘留的意志融合在一起。

  ……

  總的來說,這二十天,拓跋嫡系依舊平靜,并沒有發生什么特殊的事情。

  但相比于拓跋家的平靜,修真界各大門派,卻有些疲于征戰。

  自從第一次戰爭后,接下來又爆發了幾次小戰爭。

  正一門和各大門派的探子,總是能傳出有效的情報。就算有的臥底身份暴露,直接被斬掉了腦袋,卻還有不少活著的臥底。

  無論拓跋家的大軍走到哪里,正一門和影都能找到他的下落。

  這幾次戰爭,幾大門派同樣有傷亡,但好在,傷亡沒有第一次大。

  按理說,大門派每一戰都告捷,是一件非常利于團結,也很漲士氣的事情。但,事實上卻恰恰相反。

  幾次戰斗下來,各大門派的疑心越來越重,因為正一門從戰斗開始到現在,依舊一人未死。

  第一戰之后,就有人傳言拓跋家的人見著正一門的人,就像是見著了盟友,會放下大刀。

  雖然這個傳言,很快被扼殺,但隨著戰斗,越來越多的人親眼見著了這一幕。

  每一次戰斗的時候,拓跋家的人專找非正一門的弟子殺。遇到正一門的弟子,會遠遠讓開,除非真的讓不開了,才會沖上去廝殺。

  但這廝殺一點也不壯烈,拓跋家的人似乎在故意放水!像是在演戲。

  一場兩場演戲也就算了,但場場演戲就說不過去了,各大門派弟子雖然嘴上沒說,但心中這份疑慮卻越來越深。甚至,各大門派門主心中也起了疑慮。

  為何每一次戰斗,死傷的都是他們?而非正一門?

  這到底是不是一個局?

  同一時間,城堡。

  拓跋宇從黑塔離開之后,直接回到城堡,叫來了拓跋龍。

  “你的計劃執行得怎么樣了?”

  拓跋宇開口詢問。

  拓跋龍拱手回答道:“家主,一切都很順利。之后的兩三場小戰斗,我方都全軍覆沒。”

  全軍覆沒,卻還嘴角帶笑。拓跋龍這樣的鬼才,整個天下怕是找不出第二人。

  拓跋宇點了點頭,又問:“這樣的小打小鬧還要持續多久?”

  拓跋龍笑著道:“快了,我想各大門派的門主心中已經種下了疑惑的種子,現在該加一點肥料,讓種子發芽成長,結出果實了。”

  拓跋宇淡淡道:“不要故弄玄虛,具體一點。”

  “家主,是這樣的。如今,各大門派雖然表面上依舊服從正一門的安排,但幾次戰斗,正一門一人未死,難免會讓人心生懷疑。他們現在還能忍住心中的懷疑,是因為還欠缺一把火。而現在,是時候給他們加一把火了。”

  “怎么加?”拓跋宇又問。

  拓跋龍笑著道:“我要安排一場稍微大點的戰斗。這幾次戰斗,我故意分兵,讓他們以為是將我們的大軍沖散了,每次只能殺敵一兩萬。現在,是時候讓大軍匯聚。一旦大軍匯聚,幾大門派必定再次出手,派出門派精銳,想要將我們一網打盡。”

  拓跋龍神色自若,頗有運籌帷幄,決勝千里之外的氣度。

  話說到這里,他故意停了下來,拓跋宇淡淡一笑,很配合地問道:“然后呢?”

  拓跋龍這才繼續開口:“然后,就是添火的時刻,這場戰斗,我們肯定要敗的,但是,也不能讓各大門派好過。我會讓十萬大軍,重點殺幾個人!”

  “殺誰?”拓跋宇好奇地開口。

  拓跋龍眼中精光閃爍,他站起身體,一字一句地道:“興云門門主之子,關飛。”

  “千佛寺智儒大師的師弟,智相。”

  “萬劍宗宗主最優秀的兒子,江河。”

  ……

  拓跋龍一連說了六個名字。這些人,都是各大勢力門主最親近之人。

  “這六人,殺三人,正一門便會失去人心,如果殺六人,正一門所建的聯盟,必定土崩瓦解!”

  拓跋龍再次開口,他眼神堅定,似乎對自己的計劃有著絕對的信心。。

  “哦?這么有信心?那你覺得這剩下的十萬大軍,能殺這六個人中的幾人?”

  “他們?一人都殺不到。”拓跋龍嘲諷一般地開口。

  拓跋宇當時就皺起了眉頭:“一人都殺不到,那你為何如此胸有成竹的樣子。”

  拓跋龍淡淡道:“因為我正準備向家主借人。”

  拓跋宇有些驚訝地道:“借人?借誰?”
北京pk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