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生死帝尊 > 第九百章 震驚
  超子甲子丹,等于是續命的良藥!

  若是傳出去,怕是會讓無數強者前來爭搶。

  阿爾法始終認為自己是一個有原則的人。

  但是在超級甲子丹的面前,阿爾法感覺,自己的原則破了!

  “以后多多合作!”

  阿爾法變得和顏悅色,將方岳的超級甲子丹揣入到了自己的懷里。

  在壽元的面前節操算什么,原則算什么?

  那么虛頭巴腦的東西也想要給他洗腦嗎?

  哼,做夢!

  阿爾法和方岳的關系驟然緩和。

  方岳也心安理得收起了那三百滴百草液。

  “這小王子的傷勢……”

  阿爾法看向方岳。

  “你覺得我給他治好了傷勢,他就真的會感激我,并且給我一個神魔衛統領的職位嗎?”

  方岳看向阿爾法嘴角噙著一絲淡淡的笑意。

  “會!”阿爾法的話剛剛說出口,方岳便是搖晃了一下自己的手指說道。

  “我想要聽實話!”

  “額,不會!”

  阿爾法琢磨了片刻,便是是實話實說,“我神魔殿從來都不允許外人隨意進入,更不要說統領這么重要的職位了!”“所以,我如果真的露面治好了你們的小王子,其實什么好處都得不到,反而你們神魔殿會用各種各樣的虛無縹緲的罪名扣在我的腦袋上,殺了我,滅口,省的我到處亂說

  ,讓你們神魔殿落下忘恩負義的名頭!”

  阿爾法想要辯駁,但是他卻無話可說,因為方岳說的每一話都是對的,其實這方岳還是挺了解神魔殿的一貫作風的。

  “嗯,沒錯就是這樣!”

  阿爾法忽然覺得這小王子若是死了,反而不能夠怪罪方岳見死不救,而是神魔殿的這陰謀和圈套本來就是太過殘酷和冷漠。

  如今,被人看穿,讓人見死不救,這其中的主要責任,反而是要落到神魔殿自己的頭上!

  真的是頭疼啊!

  “我為你引薦,保證你在救了小王子之后不會被神魔殿陷害如何?”“我有病啊,傻呵呵的冒這個險,不救他,我也不會有任何的損失,甚至我現在就可以帶著雨瀟瀟離開,我推斷,你們神魔殿中教主級以上的強者肯定不在這附近!要不在

  戰敗之后,他們早就一個個跳出來對我下毒手了!你覺得,沒有教主級以上的強者,能夠阻攔的住我離開的腳步嗎?”

  方岳笑著看向阿爾法。

  阿爾法再次想起了那恐怖至極的一劍,仿佛他重回到那冰冷的劍光之下,陷落到百世輪回之中。

  “沒有把握!”

  阿爾法苦笑搖頭。

  “但是這小王子的生命安全對于我們來說真的是至關重要,若是他死了我們這些人恐怕全部都要陪葬!”

  “我的百草液其中提供有海量的生命精華,只要你們省著點用,一百壇子呢,吊住他一口氣,再說個一百來年都是沒有任何問題!”

  方岳說的很輕巧。

  他對于自己的百草也很有信心。

  小王子只要不死,這阿爾法憑借生命靈藥吊住了他的一條命,就憑這功勞,這貢獻,神魔殿是絕對不會為難他的。“可是,這次的危機必須要小王子親自出手才能夠解除!這奧萊爾大峽谷中有太陽神的遺跡,唯有小王子親自出手,才能夠激活遺跡,召喚出遺跡的守護者才能夠真正的化

  解這一次的危機!”

  阿爾法情急之下,道出了實情。

  方岳饒有興趣的看向阿爾法說道:“來,說說,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爾法猶豫片刻,眸光變得堅定下來。“既然你已經知道了部分秘密,而且你又是拯救小王子的關鍵所在,那我也就不再隱瞞你了!其實這次,所有的北斗之爭的選手全部都是打掩護的!神魔衛,才是戰斗的主

  力!這片峽谷之中,沉睡了一位彼岸宇宙的強者,他的實力通天,起碼有圣人境第八層的實力和手段!”

  阿爾法道出了實情,原來他們根本就不是壞人。

  神魔殿沒收這些天驕們身上的法器隨身物品,絲毫未動,準備在事情結束之后還給他們。

  之所以暫時執行軍管,是防止他們將這里的情況泄漏出去!而沒收他們的私人物品,則是防止他們一時沖動,沖入到峽谷中去。那峽谷之中極為危險,有數目不少的彼岸宇宙的降臨者,每一位降臨者的實力都是極強,而且,他們的手下還有大量的生物兵器,那些生物兵器僅僅是用數目來磨也可以

  磨死為數不少的天驕!

  這是一個頗為蛋疼的問題!

  控制是為了保護!

  方岳發現,原來自己還是憤青了。

  阿爾法的解釋,造成了一個神反轉!

  “你這么說,我也暫時相信你!這里有一枚粹體丹,給你們的小王子服用下去,傷勢立刻痊愈,甚至還可以讓他形成無垢之體!”

  方岳取出了一枚四轉粹體丹。

  他通過靈魂的波動,可以判斷出這阿爾法沒有撒謊。

  而且神魔殿,在萬界之中算的上是一個名聲比較好的組織。其中的人數不多,但大多精良,他們傳說是在為遠古神魔的血脈子嗣護道,神魔殿中培養出來的每一位傳人,體內的血脈都是非凡,一旦徹底覺醒將驚動九天十地!每一

  人將成為一個時代的標桿性存在!方岳雖然認為自己決定被了歷史的走向,無法影響到彼岸宇宙和萬界宇宙之間的爭端,但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取出一枚四轉的粹體丹,為萬界宇宙盡一份自己的力量

  ,這點小小的事情他還是可以做到的。

  “這丹藥靠譜嗎?”

  阿爾法看向方岳,眼神中流露焦慮與懷疑。

  方岳能夠治愈惡魔留下來的傷勢,這是他親眼所見,不會懷疑,但是方岳隨手拿出一枚丹藥就可以治療連圣人都感覺棘手的傷勢,這就有些夸張了!

  而且,方岳還說,這丹藥可以培養出污垢之體,這更是有些吹牛的成分,無垢之體是什么?

  那是震驚天下的寶體,再進一步便是傳說中的仙靈之體,同階之中難逢抗手!

  “信與不信都在你!你們的小王子如今已經是奄奄一息。你覺得我還有必要坑害他的嗎?”

  方岳瞥了阿爾法一眼,他覺得這阿爾法太將他們的小王子當成一回事了。

  哪怕是太陽神的血脈傳人,也未必會是整個世界都在忌憚它,要坑害于他!

  最終,阿爾法帶走了那枚丹藥!方岳說的沒有錯,他們的小王子已經是身受重傷,奄奄一息,最壞的結果,不過是吃掉這么丹藥之后,小王子爆體而亡,提前死掉,即便是不吃這枚丹藥,小王子估摸著

  也沒有多長的時間可活了!

  阿爾法離開。

  雨瀟瀟目送他遠去。“方岳,你真的相信這阿爾法和神魔殿嗎?雖然他們的解釋,勉強可以在邏輯上自洽,但是你也沒有必要付出這么大的代價來幫助神魔殿的人!無垢之體,太強大,太珍貴

  ,百脈相同,真氣流轉再無絲毫阻攔!這丹藥根本就是有價無市,連圣人看到都要紅眼!”

  雨瀟瀟已經徹底站在了方岳盟友的位置上,處處都是在為方岳的利益考慮。

  她們雖然是天才,但終究是一個大時代下的小人物,窮則獨善其身,其實他們沒有必要背負那么沉重的責任與負擔。

  方岳的笑容有些勉強和蒼白。“既然做出了決定,我也沒有想到后悔!這丹藥,沒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珍貴,它的煉制手法比較偏門!但是所用的材料,并不是那么珍貴!如果你想要的話,我可以送給你

  一枚!”

  轉眼,方岳又攤開手掌,一枚四轉粹體丹出現。

  雨瀟瀟有些眼暈。是時代變了,還是她已經落伍了!在雨瀟瀟的概念里,這類的丹道,在當世幾乎不可能煉制出來,只有在煉丹文明最輝煌的荒古時代,才會有會偶爾有一兩枚的數目流傳

  出來!

  這丹藥可以改命,讓一個普普通通的少年,登頂于人生和萬界的巔峰!

  可是方岳就這樣隨手拿出來了,而且毫不在意的送人,這讓雨瀟瀟懷疑這丹藥的真實藥效!

  “這枚丹藥我暫且留著,日后我再服用!”

  雨瀟瀟收起了丹藥,旋即便是將目光投向了那片峽谷。

  峽谷的面積不是很大,可是其中鋪就的骸骨卻是漫山遍野!

  那里發生的戰斗很慘烈,不知道多少天驕都是永恒的埋骨在了峽谷之中!

  一隊隊輪轉境的人族士兵,都是齊聚在峽谷前面,他們施展術法,武功,凝結戰陣,不停的在消耗峽谷之中小惡魔的數量。

  偶爾有一兩頭小惡魔沖出,便會造成他們大量的人員傷亡。

  然而那些小惡魔殺之不盡,讓那些輪轉境的士兵,也感覺萬分的無奈!

  “為了爭奪這峽谷,萬界宇宙怕是要付出無比慘烈的代價,哪怕是能夠拿下,都要有海量的犧牲來鋪就眼前的路經!”

  雨瀟瀟在幽幽感嘆,她并非是那種心慈手軟,悲天憫人之輩。

  可是看到眼前的場景,她還是不由自主的感覺到自己的內心被撼動!

  前赴后繼,以血與骨鋪就輝煌的路。

  這般慘烈的戰爭場景,她還是自從接觸修行以來,第一次經歷。方岳的心態就好多了,他在古遺世界中,經歷過不止一次的戰爭,這樣規模的戰爭相比與古遺世界而言,有些小巫見大巫的味道,甚至在戰爭的運轉中,方岳還感覺到了

  這戰爭指揮者的青澀。

  “萬界,也就是那么回事,雖然他們的歷史漫長,但是在戰斗方面還是太稚嫩了!”

  方岳的身邊,一米五不到的白胡子老子出現。

  他的身上穿戴著神魔衛的鎧甲,但是他渾身上下,都沒有任何的氣息波動!

  “教主級的強者?!”

  方岳一時凜然,他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這老者的到來!

  這意味著,這老者若是剛才想要刺殺他,他已經斃命了!這老者不一般,尋常的教主級強者哪怕是無敵圣人,陡然出現在他的身側,他都會生出感應,及時應對!
北京pk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