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替嫁嬌妻:冷情凌少腹黑寵 > 第741章:又生一計
  從酒店出來,安佑琪被脅迫著朝著黑色的路虎走去。

  “佑琪!”

  林子軒的聲音突然響起。

  安佑琪渾身一震,眼底的那抹希冀被盧天警示的眼神嚇退,緊接著盧天在她耳邊快速地低語:

  “今天安小姐的衣服可是很方便呢。”

  她氣得眼珠子差點瞪出來,然而只能深吸氣,盡量恢復淡定:

  “你怎么還沒走?!早就說了明天跟你回米國,你怎么還不走!我有事,回來再說。”

  林子軒一愣,眼底沒有狂喜,卻加深了疑惑。

  安佑琪一個眼神看過去,緊接著直接鉆進了已經打開后門的路虎里。

  夏天的車啟動很快,霸道的路虎以霸道的速度,一溜煙就沖進了路上的車流中。

  安佑琪緊張地攪著手,看看身邊的保鏢,再看看副駕上的人冷冷地問:

  “你們抓我不是為了生意上的事吧?我可告訴你們……”

  話沒說完,盧天嫌棄地瞟了后視鏡一眼,直接打斷她:

  “好了安小姐,收起你表面上的假正經吧,我們方少可是對你知之甚深,所以沒必要表演,就妥妥當個壞人,挺好。”

  “你什么意思?你到底是誰?你說誰是壞人!”

  安佑琪不服氣地挺直腰板,一連拋出去好幾個問題。

  盧天諷刺地笑:

  “為了讓安離琪出丑,你精心準備安氏的迎新會;為了把安離琪擠兌走,你堂而皇之地拿凌老爺子出來當擋箭牌;前天會所里那場酒會,安離琪喝的那杯酒,跟你沒關系嗎?”

  一連串的事件把安佑琪說愣了。

  她心里更加恐懼:

  “你到底是誰?我跟安離琪是姐妹,怎么可能害她,這——這都是你們杜撰的,我告訴你們……”

  “別演了,杜撰我們都想不到這么精細,其實你最不應該的是把圖片發到微博上!”

  “哎,別這么驚訝,我們方少查這點事情還是綽綽有余的,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安小姐,你沒讀過書吧,沒聽說這句話?”

  “別驚訝,我叫盧天,只是個醫生,我是給人辦事的,當然你要是不聽話,我不介意替你治個病什么的……”

  沒等安佑琪反駁,盧天直接冷冷地懟了過去。

  車廂里冷氣開得很足,安佑琪本來就心虛,又被他這一嚇,還真又出了一身冷汗:

  “你——你們想怎么樣!”

  現在狡辯已經沒用了,還不如干脆一點,如果對方提什么條件,她可以提前考慮一下:

  “你們肯定也知道我是什么人吧,動我的話,就相當于跟凌州兩家最大的企業作對,你們沒想到后果嗎!”

  “嘖嘖,無知而又愚蠢的女人。”

  盧天微微搖頭,瞇起眼睛看著前面的路:

  “我們沒想把事情搞大,不然一條熱搜曝光你,安小姐覺得自己還能逍遙嗎?”

  他的話說的既無情又干脆,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安佑琪一顆心直接懸到了嗓子眼,掌心早就已經滑膩不堪。

  她隱約覺得方少這個名字在哪里聽過,但現在緊張的很,根本想不通方少是什么來頭。

  不過話里話外,她可以確定,這個方少絕對是護著安離琪的。

  安離琪身后有個方少!

  那凌震宇排在什么位置……

  想到這里,她馬上覺得胸口一陣憋悶,實在喘不過氣來。

  為什么有實力的男人都圍著那個土丫頭轉?

  一個凌震宇還不夠,又出了個能量不小的方少。

  方少?

  方少!

  她突然想到那天會所里把安離琪帶走的男人!

  對對,就是他。

  之前她記得有一次,也是那個男人帶走安離琪。

  他叫——

  方輕塵!

  到底是何方神圣。

  這男人似乎跟凌震宇認識,當時她記得明顯感覺到凌震宇身上的戾氣,是因為方輕塵……

  所以他們之間是赤果果的情敵關系?

  關系捋順了,安佑琪腦袋里突然靈光一閃。

  敵人的敵人是朋友。

  方輕塵跟凌震宇是情敵,他一定希望把安離琪那土丫頭搶到手里,所以她當然可以利用這個心理……

  如果想辦法推動方輕塵跟安離琪的關系,那么凌震宇肯定就留給她了,還能解決當前的危機——

  又是一舉兩得的事。

  她臉上的神色一變,絲毫看不出之前的慌亂,抬手掃掃腿上并不存在的灰塵,狀似輕松地開口:

  “盧先生,照你這么說,我對那位方少也很感興趣,正想跟他好好聊聊。”

  盧天皺眉,從后視鏡看了看后面的女人。

  一眨眼的功夫,這廝竟然換了吃了定心丸似的,這凌州名媛演技都登峰造極了嗎,真比翻書還快啊。

  本來不想理她,移開視線過了兩秒,他還是忍不住挑眉問:

  “安小姐看起來胸有成竹,不知道憑的是什么。”

  安佑琪抬手捏捏脖子,漫不經心地說:

  “我跟方少之間有比生意要談,你嘛,知道了也沒用,還是省點心吧。”

  草!

  盧天氣得翻白眼。

  這女人還真是不簡單,什么情況下都想反敗為勝。

  你憑的是平胸還是怎么滴。

  抬手抓住車頂扶手,他把頭轉向車外,也裝作不經意地開口:

  “看來安小姐還沒有認清面前的形勢,確切的說,你沒有任何談判的資本,談生意是基于平等的基礎上,以你現在的處境,嘖嘖,難。”

  雖然好男不跟女斗,但他就是看不慣身后這個女人做了齷齪的事,還能保持這么不要臉的表情。

  他就是故意打擊她。

  這種女人不打擊,分分鐘都能吃吹牛皮,直接沖上云霄。

  聽了他的話,安佑琪神色一變,但很快恢復如常:

  “盧先生大概不明白方少的心意,咱們到時候拭目以待吧。”

  拭目以待你奶奶個錘子哦!

  盧天氣得扯了扯襯衫領口,就差讓保鏢停車,他真想下去給這女人兩個耳光。

  這姿態。

  這調調。

  分分鐘讓人想把她的臉踩到泥里去。

  “開快點,空調低一點!”

  他沒好氣地吼了一聲。

  旁邊的保鏢趕緊應下,朝他看一眼,試探著問:

  “盧少,您這是——生氣了?!”

  盧天翻著白眼,抬手就在保鏢腦袋上敲了一記爆栗:

  “我氣你個大頭鬼,我心情好的很,無與倫比的好——開你的車!”
北京pk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