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武俠之神級捕快 > 第五百零四章 詢問
  延熹郡城,徐安柏家中,一條明顯粗壯威猛許多的黑狗正在院子里汪汪直叫,渾身肌肉線條隆起,強大的力量拽的脖頸上的粗大鐵鏈嘩啦作響。

  張大的狗嘴中,哈喇子直流,露出尖銳緊密的牙齒,要是被咬上一口,估計幾兩肉就沒了。

  在黑狗旁邊,一個嬌俏可愛的小女孩正怯生生的拿著一根大棒骨,看著與往日大相徑庭的小黑,有些擔心。

  “阿爹,小黑是不是生病了,要不要幫它找個大夫看一看啊?”

  小女孩正是姚飛花的女兒,剛從屋子里走出來的男人則是她新認的親生父親,徐安柏,同時也是最近晉升的金章捕快。

  這黑狗則是項央的寵物小黑,當初項央前往河東綿陽前,將它交給徐安柏照顧,后來項央給徐安柏捎口信,他就直接將小黑帶回延熹郡照看,如今也有三個多月的時間,長大了不少。

  “不用,只怕是它感應到了自己的主人回來了。”

  農村看門狗,慣會聽人腳步聲,有時候隔著墻就能分辨出自己的主人是否回來了。

  項央的小黑剛出生沒多久就磕了脫胎換骨丹的丹粉,已經迥異于尋常土狗,朝著異獸靈獸之流蛻變,所以有些許異常不足為奇。

  正說著話,從大門處傳來敲門聲,徐安柏看著小黑越發狂叫,四肢亂顫,尖銳的爪子抓在地上咔咔作響,笑著罵了一句,

  “這養不熟的白眼狼,我喂了你這么長時間,每次回來也沒看你這么激動。”

  邁步打開木門,果然是剛剛回來的項央,而項央身旁,則是一個極為美貌靈秀的女子,兩人站在一起,男才女貌,堪稱一對璧人。

  將項央和郭慧玉迎進門,院子里拴著的小黑更加狂躁,吱呀一聲,沒有將鐵索斷裂,倒是將拴著它的鐵架子拉彎了一小圈,讓看到這一幕的幾人都睜大了眼睛。

  “這是小黑?才不過幾個月不見,居然長得這么壯實了?”

  項央眼睛瞪大,長大也就算了,把鐵架子拉彎是一個出生不足一年的小狗能做到的嗎?就算是脫胎換骨過,也忒夸張了些。

  連忙邁步都到小黑身前,摸了摸狗頭,舒緩了小黑焦躁的情緒,聽著它嗚嗚丫丫的微曲聲,心里也有點不舍。

  等到小黑安靜下來,項央和郭慧玉隨著徐安柏一起來到一間會客的屋子里,不是很大,但很干凈,整潔,空氣中彌散著一種淡淡的荷花香氣。

  “還沒為徐兄介紹,這位是郭慧玉郭姑娘,她的父親。”

  項央正說著話,卻被一臉不耐的郭慧玉打斷,瞪著眼睛說道,

  “你直接介紹我就完了,老提我爹干什么?”

  項央臉色有些哂哂,對著徐安柏攤了攤手,郭慧玉說的也沒錯,有幾個人愿意一直活在父輩的蒙蔭之下?

  徐安柏倒是若有所思,當初項央和另一個無名之輩一同被郭泰山帶走,想必應該就是這個郭慧玉,聯想到都姓郭,又說道父親,許多事也就不言自明了。

  “還沒恭喜項兄弟,河東一戰成名,戰績喜人,一躍而成延熹郡內最為出色的年輕高手,可以說光宗耀祖了。”

  等待相互熟悉,彼此間的氣氛緩和許多,徐安柏便開始恭維項央了,感慨中也有著驚異。

  其實也不算是恭維,因為項央如今在延熹郡年輕一代中,的確是如日中天,少有人能與他相比,唯有一些老一輩的高手才有這般威勢。

  而對于祖輩幾代都是貧農,父輩也只是小捕快的項央來說,有現在的這種名聲和威勢,說是光宗耀祖一點不為過。

  徐安柏驚異之處,就在于項央的武功有些超乎他的預料,河東府城斬殺冷宏也就罷了,之后的花不同,竇應科,趙青峰,那可都是后天絕頂,他的修為似乎還沒到那一步呢。

  “徐大哥說笑了,我的這點薄名,只是牽累,一路上挑戰不下十幾次,實在是苦不堪言。”

  項央此言也是實情,他的成名有許多偶然性,尤其是年齡上太有迷惑性,總有一些想要成名的人來找他挑戰,一如已經被打的銳氣盡失的嚴英豪。

  這樣的人絕不少,他們武功也許厲害,但不算絕頂,不敢去找成名多年的高手去拼,項央的出現,恰恰滿足了他們的僥幸心理。

  年紀輕輕,出身寒微,名頭不次于一些名宿,沒有具體的師承,只有身處神捕門麻煩一些。

  但只挑戰,不傷人,神捕門也說不出什么,這樣的靶子簡直是十年也難出一個。

  “這件事我也聽說了,可惜他們不明白項兄弟的實力到底有多強。”

  徐安柏真正見識過項央的武功,也只是在江上與蔣霄漢一行發生沖突的時候,那時,項央的武功其實還未發揮完全,但內力上的修為已經不是他所能比擬。

  兩人閑談,漸漸落回正題。

  “徐兄,我此來,除了帶回小黑,還有一件事要請你相助,當日蔣家人追殺姚飛花你還記得嗎?”

  說到這里,徐安柏的臉色變得嚴肅,這件事他當然不會忘,也正是那一次,他才知道自己還有一個女兒,徹底了改變了他的人生。

  “我當然記得,當時要不是項兄弟出手,我和女兒只怕還不能相認,我的后半生,只怕也會活在痛苦和悔恨之中,此恩徐某永世不忘。”

  “這話嚴重了,蔣家的蔣伯齡之所以要殺姚飛花,是因為此女手中有一件很珍貴的玉器,包含一個秘密,和某份武道傳承有關。

  除了蔣家,我已經得到三枚白玉,剩下的兩枚,一枚正在蔣伯齡的手中。”

  聽到這里,徐安柏以為項央是想請他一同出手對付蔣家,就要開口應下。

  項央卻不按套路出牌,繼續說道,

  “另一枚我也查到,在巨鯊幫的前幫主石堂手中。

  我聽說石堂失蹤之前,曾經與徐兄一晤,不知徐兄可知道石堂如今的下落?”

  對付蔣家,項央以神捕門大勢以及自身實力足以,唯有石堂,連郭慧玉的消息網都難以找到此人,這才是最棘手的。

  先不提此人的實力與身后的勢力,連人都找不到,縱有通天之力也是難以完成這任務的最后一環。

  而巧合的是,徐安柏恰恰見過石堂,傳聞中兩人還交過手,項央這才抱著萬一的可能來到這詢問。
北京pk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