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我能見鬼不是我的錯 > 第四百五十一章:冤枉啊我是冤枉的
  看這兩個警察的樣子,我是躲不掉了,警局肯定得走一趟,又想到以前聽人說進了警局不死也會掉一層皮。

  這可不是騙人的!以前我們隔壁村有一個小哥哥被人說偷了人家的雞,他死活不承認,人家就去報了派出所,派出所的人就來了,硬是把他弄去關了半個月才出來,還說被打了!

  他們應該不會打我吧?

  “姐姐,我能吃這些東西嗎?”突然傳來小鬼的聲音。

  噢!我怎么能忘了小鬼呢?他一直都是跟著我的,還喜歡趴我背上,導致大熱天我也能涼颼颼的,真好!

  “你趴我背上吃吧,我們該走了!”我說道。

  “警察同志你聽見了嗎?她又犯傻了!不犯傻的人哪里能這樣亂說話呢?”我便宜老爸一聽,頓時連忙說道。

  “對啊對啊,我家到小姐真的腦子不靈光,不信你們去問周邊的鄰居,或者她上學的學校!”張媽回過神也連忙附和。

  “哎呀喂~警察同志啊,你們怎么就把我家女兒帶走了?她從小就患精神病,妄想癥等,幾天前還打了我一頓然后跑掉了!那么可憐可不能帶去警局啊,送去精神病院治治吧!”這時李花在冷雨麗的攙扶下從樓梯走了下來。

  她還一邊走一邊用手帕試著眼角,讓人著像真的哭得很傷心似的,其實根本就沒有眼淚!

  我也一時有些懵逼了,這潑婦玩什么啊?

  “是啊,你們可不能帶走我我家姐姐啊!”冷雨麗也在假嚎。

  這母女兩不去演戲我覺得真的是太浪費了!

  “哪里廢話那么多?走!”警察白了一眼她們又對我喝道。

  就這樣,我被帶上了警車,張媽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警車駛出我家院門,透過車窗看見浩瀚和眼鏡哥一人舉著一個冰棒站在扎紙店門口猛舔~

  我真的是欲哭無淚啊,但愿我這次進警局不會被打吧。

  到了地方,他們就把我押下車,還用手銬把我的手給鎖上了,這玩意兒戴在手上一點都不舒服,動一下鎖得越緊,疼死我了!

  “我一個小女子,也跑不了,你們干什么要鎖我啊?況且還不確定我是不是壞人你們就這樣鎖我合適嗎?”我有些惱火的沖他們說道。

  “廢話什么呢?藥店老板就可以證明你們是一伙的,在這里好好呆著吧!”他們把我推進一個小房間就把門給鎖上了!

  這應該是一個審訊室,空間不大,鐵門鐵窗,被關在這里真的是插翅難逃啊。

  小鬼沒心沒肺的坐在一邊胡吃海喝,吃得滿嘴流油。

  “姐姐,他們為什么鎖住你呢?”終于他打了一個飽嗝看著我問道。

  “不知道!”我沒好氣的說道。

  “姐姐,是不是那東西很重很不舒服啊?”他又討好般的走了過來,還伸出滿是油的手來摸捉我的手。

  這小鬼!還好那些東西都沾不到我身,因為那些東西對于我來說都不存在的。

  小鬼看得出我戴著那個手銬很不舒服,就說幫我弄掉。

  我頓時來了精神:“你能弄掉?”我知道鬼一般都會懂點兒鬼術,但僅限于厲鬼。

  小鬼孩這個善良的小鬼能懂什么鬼術呢?

  “我當然行,你看著!”小鬼說著就沖那手銬吹了一口氣。

  ‘哐當’一聲,那手銬居然真的被他打開了,一下掉在了地板上。

  “哇!真得蠻厲害的,沒有白疼你!”我活動了一下發酸的雙手對小鬼說道。

  “姐姐,我想媽媽。”他突然仰著臉可憐兮兮的看著我說道。

  我的心一沉,忙安慰他:“等姐姐從這個鬼地方出去了,就帶你回去找你媽媽,你說好嗎?”

  “好!那我去角落那蹲著。”他說完就歡快的去了。

  我有點懵,他為什么喜歡蹲在角落呢?

  我也有些困了,趴在那桌子上就打起了盹。

  就在這時,那鐵門又‘哐當’一聲的被打開了。

  就看見兩個警察押著一個年輕男人走了進來,當然他們不是之前押著我來的那兩個警察,又是另外兩個。

  一個長得瘦瘦高高的,一個長得有些發福,稍微要矮一點。

  高瘦那個年紀要大一點,看著很干練,應該有五十來歲了吧。

  發福那個看起來年輕點,大概是四十歲的樣子,一身警服讓人看了心生敬畏之情。

  我就是比較害怕警察的,不知道為什么。

  可是當我看清楚那年輕人的時候頓時嚇了一跳!我的媽呀!那不是小強嗎?

  我驚訝的合不攏嘴!

  “你就在這里等著,2.30分上班后就會有人來審問你了!”警察對小強說道。

  小強一副毫不在乎的樣子,大大咧咧的坐在我對面的椅子上。

  “咦?這個小姑娘犯了什么罪?手銬都弄掉了?”高瘦警察發現了掉在地上的手銬。

  因為到這里來的人必用手銬鎖著,所以不覺得我會是個意外。

  我打了個激靈,忙從小強身上收回視線,看向那兩個警察,說話都有些結巴了!“我~我不知道啊,自己掉的!”

  “奇怪,壞了!”他撿起來看了看又交給同伴看。

  “再給銬上不就行了嘛,這個小姑娘你沒看清楚嗎?不就是前幾天失蹤那姑娘嘛,他們家人拿著照片來報案,不過真人可比那照片俊俏多了,聽老白他們說她其實不是失蹤了,是和那個道士騙了那藥店老板十五萬就跑了,她已經捉到,小道士還不知道去哪里。”那個胖警察看著我驚訝的說道。

  “還真是啊!這么小應該是被那神棍騙了!小妹妹別怕,等下你就把那神棍供出來,就可以回家了,現在還是要把你銬起來。”高瘦警察說著又從身后的褲兜里掏出一副手銬把我鎖上了!

  我真是欲哭無淚啊,難道浩瀚真的去騙了很多人的錢嗎?可是關我什么事?我在幾天前才遇見他的啊!

  可是無論我怎么說,警察就是無動于衷,拿著那壞了的手銬就走了,又‘哐當’一聲把那大鐵門鎖上。

  奇怪的是小強一直坐在那看著,一點也不關心我,這感覺不對啊!

  “姐姐你咋又被鎖上了?真是的!”小鬼孩見警察走了,又走了過來。

  他畢竟只是一個小鬼孩而已,警察本來就帶有剛陽之氣,所以他也是下意識的害怕警察。警察在的時候他是一直縮在那角落的。

  結果又是‘哐當’兩下就把那手銬給弄壞了。
北京pk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