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會升級的魔獸 > 第三百三十一章 登位
  摸索了一下石碑后,周天很快便也就在那個時候現了機關,隨后,當周天將祭壇上的機關啟動以后,周天所待的那個祭壇卻是便也就在那個時候自動分裂了開來。

  而就在祭壇一分為二的情況下,周天很自然的便也就從上方看到了那祭壇內部的一切。

  “這是……”

  雖然周天從石碑上了解了自己的前任擁有著什么樣的力量以后,心便也就已經是知道,自己眼下所繼承的那份遺產是絕對不可能會少到哪兒去了。可是當周天真的看到那祭壇內部擁有著的東西以后,卻是依然還是狠狠的震撼了一把。

  在進入五行族的聚點時,周天便也就為那五行族的富有而感到吃驚了。可是當周天看到那祭壇內部的東西以后,卻是突然現,相比起眼下祭壇內的那些東西來,之前他在五行族內所看到的那些東西,那只能算是破爛貨了。

  祭壇內的東西很雜,幾乎所有的基礎資源都有,只不過放在那祭壇內的物資,卻是多半都是最頂尖的那種。

  魔核?有,在那祭壇里面,魔核幾乎都已經是堆積如山了,而且就那如山一般多的魔核,幾乎就連一核圣級的魔核都找不到,最低也是神獸的魔核,真要周天將那些魔核全部換成靈氣的話,不用說了,估計著周天的靈氣直接便也就會在那個時候翻個幾萬倍吧!

  同時,除了魔核以外,像一些礦石也不缺,比如什么秘銀、精金之類的礦石幾乎是成堆的擺放在祭壇角落,也只有一些用來鍛造神器的材料,這才能夠在祭壇內部占據到一個還算是不錯的位置。與此同時,在那祭壇內部除了那些材料以外,可能是考慮到周天也許得到的bug能力并不需要物資吧!其內部像眼下這個世界的神器、神器的,那也是直接擺滿了幾個架子,就憑眼下這個祭壇內部的財富。周天估計著就算是掏空十個魔月大6,估計著也不一定便能湊得出來。

  周天原本自然是不缺財富,可就算是其再如何的不缺財富。就在目前這個時候,那也是沒有可能保持冷靜的。畢竟眼下那祭壇內部的東西所代表的財富實在是太過驚人了一些,只要是誰得了這里面的財富,那么輕易便也就能組成一支遠勝于周天眼下這個時候所擁有著的勢力。這般龐大的一筆財富突然砸在他頭上,周天沒有在那個時候得失心瘋,這便已經是相當的難得了。

  在定了定神以后,周天也沒有多想什么,直接毫不猶豫的便也就跳入到了那祭壇內部。

  而就當周天進入到那祭壇內部后。其自然是二話不說便也就狂收起了那祭壇內部的東西。畢竟眼前的財富就直接擺在周天的面前,周天怎么可能在眼見那么大一筆財富的時候還無動于衷。入袋為安,有好處得是一回事,在沒有將那些東西放進自己口袋之前,周天還真的很難在那個時候感到心安。

  就在周天的掃蕩之下,很快祭壇內部的東西卻是成的都在那個時候讓他給收起來了。直到將祭壇內大半的物資都收走以后,周天這才在那個時候有空關注起了那祭壇內真正有價值的一批東西。

  眼下這個世界的那些神器一類的裝備周天便不用去看了,雖然論及威力的話。也許眼下這個世界上面的裝備有著自己的獨特之處。可是周天卻自信自己的那些法寶威力要更為的強大。如此,對于祭壇內部的那些裝備,周天自然是便也就不可能會有多在意了。

  結果便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祭壇內部擺在重要位置的那些裝備周天相信它們的威力肯定是相當的驚人,可是周天在看到以后,卻是幾乎都是直接往自己的儲物空間里面一扔。根本便沒有任何要細觀的想法。

  反而是,對于祭壇內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周天感到很感興趣。比如說……

  “這……這是惡魔果實。這……這tmd好像是斬魄刀吧!我告非!前任,我愛死你了。”論及實力的話。估計著周天眼下這個時候完全能壓制住大半動漫內的能力,只不過對于一個看過動漫的宅男而言,對于那些動漫內的能力自然是相當的有愛,不是真的特缺那些能力,就像是某種愛好一般,周天僅僅只是想要收集那么一些自己熟知的能力。

  就依著當時的情況,周天興奮的走到那些動漫物品的面前,直接抱著一顆惡魔果實便也就一口啃了下去。

  “應該很難吃吧!算了,不管那些了,雖然眼下不缺能力,不過如果要是能得到個什么自然果實的能力,對現在的我來說也還是有些作用的。”好像一下忘記自己那海皇的身份了,周天也不怕自己吃了惡魔果實以后不能下水,當現他那前任給他留下來的東西以后,周天毫不猶豫的便也就一口咬在了一枚惡魔果實的身上。

  只不過……

  就在周天一口咬在那個惡魔果實的身上時,其人卻是突然便也就在那個時候呆住了。

  “怎么……怎么可能會這樣。”周天怎么樣也沒有想到,他咬了那枚惡魔果實一口之后卻是現,那惡魔果實根本便不難吃,其味道就如普通的水果一般。而與此同時,周天在咬了惡魔果實以后,也是沒有感應到自身有何變化,換而言之,當時的周天并沒有因為咬過惡魔果實的原因便得到什么能力,就好像僅僅只是咬了一口普通的水果,周天從頭到尾都沒有感覺到自己身上出現過什么變化。

  當時的情況自然是讓周天吃了一驚,畢竟如果要是不出意外的話,他在咬了那惡魔果實一眼之后,立馬便能得到一種能力,卻是全然不可能會出現眼下這樣的情況。如此,在現吃了惡魔果實他身上根本便沒有出現過任何的變化時,周天在那個時候自然是會感到有些難以接受了。

  心有不甘的周天二話不說便也就在那個時候又跑到了放置斬魄刀的那處位置上,想也沒有想便直接挑了一把認識的斬魄刀,在那個時候直接便也就高舉著喊道:“咆哮吧!蛇尾丸。”

  沉靜……

  當周天高舉著那把熟悉的斬魄刀喊出解放語的時候,卻是現那斬魄刀根本便沒有任何的反應。直到這一刻,周天這才冷靜下來。

  實際上。早在看完那塊石碑上面的內容以后,周天便也就有想過,很可能眼下他看到的那些動漫物品會無法使用。可是。因為心有不甘的原因,最終周天還是忍不住動試了一下。可就從眼下的情況來看,很明顯,那些原本應該能使用的動漫物品已經是失去了其原本的作用。由以前能給與人強悍力量的神奇物品,變成了眼下空有外表的‘玩具’。

  沒有能得到那些動漫之的能力雖然是讓周天感到有些失望,可是真的說起來的話,到也不至于會讓周天起太大的反應。畢竟就依著周天眼下這個時候的實力,能不能擁有那些動漫能力對周天而言根本便沒有什么太大的影響。就算是沒有那些動漫能力周天也一樣能在眼下這個世界活得好好的。眼下這一變化的影響,無非也就是沒有辦法滿足他的惡趣罷了。

  周天真正在意的是,眼下那些動漫物品失去原本力量所代表著的含義。

  一般來講,就算是前任的穿越者死亡了,其用自己的bug能力弄過來的這些動漫物品也依然還是那些動漫物品。就依著一般的法則規定來講,竟然含有著那份法則的東西已經是出現,那么就算是制造者死亡了,那能力也一樣沒有可能會消失。

  可如今。周天在祭壇內部所找到的那些東西的能力卻是實實在在的消失了。這般一個情況只能夠說明了一個情況,那便是當初他的前任去找那人所謂的老妖怪麻煩時,是真的讓人家給剝奪了其bug能力。如若不是這么一個原因的話,周天還真的想不明白,為何那些動漫物品會失去其原有的能力。

  哪怕是之前早便已經是有過了這方面的心理準備,可是當真的得知那一情況時。周天卻是依然還是感到有些接受不了。

  畢竟周天眼下能在這個世界混得風生水起幾乎就是依靠的自己所得的bug能力,而眼下突然得知。自己的能力有那么一個人能將其剝奪,周天在那時又怎么可能會冷靜得了。畢竟要是沒有了系統的能力以后。周天便也就會歸于平凡,到時不要說是那個老妖怪了,估計著就是周天的那些仇家也不可能會放過他。

  因為心事加重了的原因,周天再也沒有心思去關注祭壇內其它的東西了,急趕急的將大半的東西都收走以后,周天這才在那個進候注意到了祭壇心區域的一樣東西。

  很明顯,能擺在央位置的東西那自然是便也就只有最重要的一些東西了。而就周天的了解,能擔得上那般一個稱呼的,除了那五行族的信物以外便也就不存在其它的東西了。畢竟其它的東西雖強也不過僅僅只是一堆死物,而誰要是能掌控那件信物的話,那么可是便也就將能完全的掌控一個強大的種族。就依著那五行族的力量,其本身所代表著的價值估計著便也就已經是遠那祭壇內的遺產了。

  所以周天對其它的東西可以不關注,唯獨對那信物相當的在意,在將其它的東西收走以后,便也就在那個時候小心的走到了那祭壇的心區域,準備要收走信物。

  只是,就當周天走到那心區域后,卻是沒有想到他突然感到一陣巨力傳來,接著根本不給他反應的時間,在那股巨力之下,其身體直接便也就被拋飛了出去。

  “怎么可能?”在經過之前那一系列的考驗了以后,按理來講,周天的那位前任既然要讓周天繼承他的遺產,那么自然是便也就沒有必要再考驗周天什么了。就在這般一個情況下,周天既然收其它的東西沒有遇到任何的困難,眼下這個時候收走那件信物自然也不該會有什么麻煩,如此他又怎么可能會想到,眼下他在收走信物時會再次遇到阻力。

  不過,雖然說意外是意外,可是眼下這個時候周天也沒有什么好說的。畢竟人家怎么樣安排是人家的事。眼下他做為一個幸運的繼承人,能夠得到那么多的好處便也就已經是足夠讓其感到慶幸的了。不管是從哪方面來講,他確實是沒有任何計較的資格。

  既然沒有資格去計較那么多。那么周天自然是便也就只能在那個時候依著對方的布置去做了。周天還就不相信了,那祭壇央還能布下個什么困難的考驗。總不可能周天大半的遺產都已經是收走了,最后他前任還給他留下那么一個基本上不可能完成得了的考驗吧!

  結果便也就是在那樣的一個情況下。周天卻是也沒有多想什么,在定了定神后,卻是便也就在那個時候邁步朝著祭壇內部的心區域走去。

  再次走到放置信物的那地方時,因為周天沒有動粗的原因。所以到是并沒有再次受到那祭壇內部禁制的反擊。平平安安的走到信物的放置處后,周天仔細的掃視了一下那片區域,卻是這才在那時看到附近竟然有著一塊寫著漢字的石板。

  看到那塊石板的時候,周天立馬便松了口氣。周天最怕的就是不給其任何提示的讓其去受什么考驗了。根本不知道要怎么樣過關的情況下,周天空有實力也不知要如何施展。而像眼下這樣給他一些提示的話。周天自信憑借系統的能力,一般考驗還真的沒有可能難得住他。

  “注入五行之力!”看著那石板上面所書的內容后,周天苦笑一聲后,也只有隨著其安排去行事了。

  當時那信物的放置處聳立著五根石柱,周天知道五行之力的注入應該是對應著那五根石柱。估計著只要周天將五行之力注入其后,眼下保護著那信物的禁制便也就不存在了吧!

  腦海之閃現了那么一個想法以后,周天沒有任何的猶豫,卻是直接便也就在那個時候朝著那五根柱子行了過去。

  走入五根柱子的心。周天很快便也就現。那五根柱子的內側正好便一根標計著一種五行,周天只要按照著柱子上面的標計朝其內部注入能量,那么很快便也就能夠通過最后的這道考驗了。

  而這一次的考驗可就不如之前周天在幾名五行族成員面前的表演那般簡單了,之前周天雖然也的確是動用了五行的能力,可是那種能力多半卻不過僅僅只是五行之力的皮毛,而就算是如此。周天當時也還弄虛作假的使用了一些其它的能力。當時周天騙那些五行族成員自然是沒有問題,可眼下想要騙過這考驗他的禁制可就不容易了。

  那些五行族成員只是用肉眼觀察周天的能力。所以周天要造假的話并不困難。而眼下這些禁制卻是不同了,他們只認五行之力的能量。周天不僅不能再造假,其五行之力還不能弄少了,如果要是到時所弄的能量太少的話,說不定都沒有辦法通過這一考驗。

  就在那般一個情況下,周天想了想后,還是在那個時候打開了自己的系統。

  眼下這情況已經是很明顯了,如果要是周天想得成為五行族的‘圣主’,那么這一次的考驗便一定要通過。而就依著周天眼下這個時候的條件,無疑是完全不達標的。而便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周天自然是便也就只能動用系統的能力了。

  好在,雖然系統主攻的還是法寶,可是法訣一類的東西依然還是不缺。而像五行這種相當有名氣的能力,系統自然是沒有可能會放過了。這般一個情況下,周天在系統里面僅僅只是隨意的搜索了一下,卻是便也就成功的找到了合適的法訣。

  在找到那道法訣以后,周天立馬便也就在那個時候行動了起來。

  就在系統能力的幫助之下,周天再一次的面對那道考驗時,卻是還真的感受不到那道考驗的難度了。五行屬性的法力隨著周天的控制同時朝著那五根石柱傳去,而就當周天的法力傳入其后,立馬當時那五根石柱便也就一一有了反應。

  最開始的時候,那些石柱就像是被點燃了一般,在周天的法力注入其后,其卻是立馬便也就在那個時候開始散起了強烈的光芒。而后,等到那陣光芒達到一定界限的情況下,當時的石柱卻是便也就在那個時候裂了開來。

  在那五根石柱裂開之后,其卻是在那時飛出了五根如水晶一般的物資。那五根水晶因為受到五種屬性能量的刺激在那個時候變成了五種不同的顏色。而后。就當那五種顏色的水晶同時飛到周天的頭頂之上時,卻是便也就在那個時候慢慢的合在一起,朝著周天的腦門前便也就降了下去。

  老實講。當時的情況真的不是一般的詭異,就依著那時的情況,周天直接便也就打起了退堂鼓。如果要是條件允許的話,估計著當時的周天便也就會在那個時候考慮一下撤走的可能了吧!只可惜。當時的那道禁制卻是直接便也就限制住了周天的行動能力,雖然周天在現自己無法行動了的時候有想過要掙開那道禁制。可是最終因為那五根水晶的行動有夠快的原因,周天的行動還沒有真正的展開,那五根水晶卻是便也就已經是先一步在那個時候直接落到了他的腦門之上。

  “慘了。”看到那么一些不受自己控制的東西這般輕易的便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周天自然是在那個時候感到相當的心慌了。只可惜。就依著當時的情況,周天就算是再如何的心慌,卻是也一樣沒有辦法改變得了什么。在暗暗閉了下眼,準備要迎接有可能會出現的麻煩后,周天卻是突然在那個時候現,在那些水晶落入到他的額頭之上時,當時的他卻是根本便沒有遇到任何的不適,一切。就如什么事情都沒有生過一般。

  松了口氣的同時。周天卻是立馬便也就在那個時候從儲物空間之掏出一面鏡子,急急忙忙的便也就關注起了自身額頭上面的變化。

  哪怕就算是眼下這個時候周天還沒有遇到什么麻煩,可周天卻是依然不敢有任何的大意。因為眼下這事情根本便是不能大意的事情。如若要是不小心一點的話,周天還真的擔心到時候,那五根水晶會帶給他什么危險。

  “這是……”只是周天沒有想到,當其對上鏡子時。卻是意外的便也就看到,鏡的自己額頭上卻是在那個時候多出了一個紋身。

  代表著五行力量的五枚水晶在放小了許多倍的情況下。直接便也就在那個時候顯露在了周天的額頭上。如若事前沒有見過周天的人在看到這一情況后,估計著都會認為周天額頭上面的紋身是早便已經是紋上了的吧!

  額頭上面的變化落到周天的眼里以后。周天可不會只當其是一種外在上面的變化。周天很清楚,之前的事情絕對沒有那么簡單,如若要是真的眼下那些水晶僅僅只是為了給周天添上一道紋身的話,根本便沒有必要弄得那般復雜。

  于是,就當周天看到那一紋身之后,卻是二話不說便也就感應起了體內的變化。結果,就當周天真的一感應起自身體內的變化時,卻是立馬便也就現問題了。

  周天之前從系統之購買的是一本《五行訣》,雖然就品級來講的話,那本秘籍并不算出色。不過,因為五行之力另有妙用的原因,那一秘籍到也還算不錯了。而就當周天修練了那本秘籍以后,他的法力便已經是自動化成了五種不同屬性的能量。按周天原本的想法,這一次他修練那一秘籍完全便是為了通過這一考驗。等到他成為了五行族的‘圣主’以后,到時不需要五行力量了,自然便也就能廢掉眼下這一功法,將自己的法力還原回去。

  只是周天雖然沒有想過以后要專修那一功法,但怎么樣當周天修習那一五行功法以后,他的法力是已經轉成五行之力了的。可是,就當周天因為現自己額前的紋身后,再在那個時候感應起自身的法力時,卻是驚訝的便也就現,當時的他體內的法力,已經是由原本的五行法力變成了一種未知屬性的法力。

  周天很清楚,眼下自己體內法力的變化絕對與那紋身有著很大的關系。因為這么一個原因,周天當時立馬便也就對那一法力進行了試驗。而就在那些試驗過后,周天卻是有了一個相當驚人的現。

  周天不知道自己額頭突然多出來的那道紋身是怎么一回事,同時也不明白自己的法力如今到底已經是變成什么屬性。不過周天通過一系列的試驗后,卻是在那個時候現,通過那未知屬性的法力來施放法術的話。所有與五行相關的法術效果都將增幅百分之兩百以上。也就是說,只要是使用那種法力的話,那么就算是再如何普通的法術到了周天的手里。在那個時候也絕對能夠揮出驚人的效果。

  可以說,如果要是周天以后不使用法寶而轉攻法術的話,那么眼下這一未知的法力直接便能幫助周天擁有一個不低的成就。這等情況落入到周天的眼里以后,周天在大感奇怪的同時。腦海之卻是總對這一情況感到不太放心。

  畢竟眼下這一變化根本就不在周天的掌控之,就好像突然之間他體內的能量便也就有了那樣的變化。如此一個情況相信不管是落到誰的身上,在那個時候都是不太可能會放得下心吧!不過,周天想了想后,最終還是沒有過多的考慮這個問題。就當是自己身上根本便沒有生過那種變化一般。

  很簡單的一個問題。就依著之前那樣的布置,如若要是對方真的有歹心的話,只要弄個利害一點的攻擊性禁制,那么周天直接便也就會喪命在剛剛那樣的攻擊之下了,如此一個情況下,周天實在是很難相信,對方在擁有擊殺自己能力的情況下,不殺他卻轉而去弄什么陰謀。所以。當時的周天卻是自然相信對方對他沒有惡意了。

  心不再糾結于自身法力上面的變化以后。周天自然是便也就關注起了那個信物。畢竟后來生的那些事情真要看起來的話,全部都只能說是一些意外,在那之前的話,周天根本便沒有想過會生這么些事情。從一開始,周天當時所打著的主意便只有一個,那便是成為五行族的‘圣主’。而這一次的考驗,最終的目的便也就是取得相關的信物。眼下。考驗周天已經是全部通過了,如此。周天自然是相當的關心他所尋找的那件信物了。

  按理來講,周天既然已經是闖過了所有的考驗,那么自然是便也就能夠得到那所謂的信物了。但事實上,當周天真的在那個時候仔細在那片地盤尋找了半天后,卻是無奈的現,當時那片區域根本便沒有什么所謂的信物。不要說是什么有那方面特征的東西了,就連之前擺放在那地方顯得相當顯眼的五根柱子,也都已經是倒塌了。

  就依著當時的情況,既然周天找不到那個所謂的信物,那么基本上便也就代表著那個所謂的信物根本便不存在了。畢竟像闖關獎勵這種東西,怎么樣也沒有理由要藏起來吧!再加上當時那地方也沒有什么位置可以用來藏東西,周天既然找不到那件所謂的信物,那么便也就只能代表著,那件信物根本便不存在了。

  就依著當時的情況,周天自然是只能在那個時候無奈的選擇放棄了。

  眼下這個時候,不管周天再如何的不甘也是無用,本來就沒有的東西總不可能讓周天變個出來吧!就算是周天想要用造假的方式去蒙混過關,因為根本便不知信物模樣的原因,周天在那個時候也都不知如何去仿造。

  沒有辦法,既然連造假的辦法都沒有可能使用,如今周天除了自認倒霉以外,還能有什么其它的選擇?不過好在,這一次的考驗周天也并非全無收獲,不僅得知了自己這個穿越者并非獨有的存在,同時周天還得到了自己前任穿越者所留下來了的大量財富。相信這一次周天回去以后,將那些魔核全部換成靈氣來使用,哪怕是沒有辦法收服五行族,也已經是足矣讓周天打造出一支不弱于五行族的勢力了。

  就在那般一個想法的支撐之下,周天便也就推開了自己所在的那座建筑的大門。

  原本周天是打算直接離去的,畢竟都沒有找到所謂的信物,那么就算是周天擁有著五行之力,卻是也一樣很難成為那五行族的‘圣主’。都已經是沒有希望了的情況,周天又怎么可能會留下來丟人現眼。與其到時候等五行族趕他,周天到是另愿自己一個人悄悄的離去。

  只是周天沒有想到,當他推開那座建筑的大門時,外面的情況卻是根本便與他所想的情況完全不一樣。

  當周天推開大門時,那座建筑的外面并非空無一人。也不知在什么時候開始,那座建筑已經是讓五行族的成員給團團圍住了。這般一個情況下,當周天還打著悄悄溜走的想法。自然是沒有實現的可能了。

  “那個……”

  “見過圣主!”就在周天尷尬的望著那些五行族成員,心暗暗想著要如何開口告知那些五行族成員,他沒能取得信物的這一事情時,周天卻是根本便沒有想到。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間,那些五行族成員卻是齊齊便也就在那個時候跪倒在地了。

  “各位,快起來,我可不是你們的圣主,那個信物我沒的找到。你們看這……”在眼下這個世界上面生存了那么久以后,對于人人平等一類的觀念,眼下這個時候的周天已經是不太在意了。所以那些五行族成員要跪他,周天自然是不會反感。可是周天認為他沒有找到所謂的信物,那個圣主自然是便也就不可能當得了了,這般一個情況下,周天如果要是不解釋清楚的話,到時候要讓那些五行族的成員給誤會了。那可就麻煩大了。

  所以。在看到那些五行族直接跪倒在地了的時候,周天卻是想也沒有想便連忙勸他們起來,卻是根本便也就不敢在那個時候擔那些五行族成員一拜。

  只是,接下來所生的一切卻是又再一次的出乎了周天的意料,使得周天在完全沒有任何準備的情況下,又轉變了一下心情。

  “啟稟圣主。在我們五行族得神紋者便是圣主,您現在已經得到了神紋。所以從今天開始您便也就是我們五行族的圣主了。還望圣主恕罪,那個所謂的信物便是神紋。之前因為不便沒有告知您詳情,到是讓您誤會了。”在周天不解的眼神之,一名五行族長者卻是在那個時候走上前來,小聲的將真相告知給了周天。

  而就當周天聽了那名五行族長老的話后,這才算是明白自己為何找不到信物了。畢竟東西他都已經是找到了,再想要弄第二份自然是沒有可能了。

  對周天而言,眼下這一切絕對可以說得上是一個驚喜。從某種角度上面來講,眼下周天那個圣主的位子也算是失而復得了。畢竟在考驗過后,周天是以為自己能成為五行族圣主的,而就在那樣的情況下,周天卻現所謂的信物根本便不存在。這般一個情況下,周天自然是以為自己被騙了,感到失去五行族圣主之位了的情況下,眼下那名五行族長者卻又告訴周天,他額頭上面的那個紋身便是所謂的信物時,周天自然是狂喜了。

  既然周天得到了所謂的‘信物’,那么再加上他擁有著五行之力。如此,周天自然是便也就可以直接去繼承那圣主之位了。要是能成為五行族的圣主,周天直接便也就能在那個時候掌控五行族這么一支強大的勢力。想到這種種好處,之前周天腦海之的那些讓其糾結的事情,便也就全部讓他在那個時候拋之腦后了。

  “各位請起吧!”峰回路轉,突然得知自己真的成了五行族的圣主,周天自然是連忙便也就在那個時候出聲,讓那些五行族成員趕緊起來了。

  “謝圣主!”聽了周天的話,那些五行族成員連忙便也就齊齊站起。

  “我很榮幸加入五行族,能夠……”在那些五行族成員的注視之下,周天就像是在進行就職演講一般,直接說了好大一通話,直讓下面的那些五行族成員聽得昏昏入睡了以后,周天這才在那時接道;“現在我們彼此也已經是見過了,各位就散了吧!對了,以前不知你們的領是哪一些人,不能能否留下與我詳談一番。”

  聽了周天的話,當時成的五行族成員都在那個時候散去,原地停留著的,也就只有那么少數的幾名五行族高層了。

  “你們就是族這段時間的統領是吧!”

  “回圣主,確實如此。我們五行族在有圣主時便由圣主統領,而在沒有圣主的時期,五行族將會由長老會統領,而長老會五種分支將各占據一席的位子。眼下我們這些人,便也就是長老會成員與各分支的族長了。”聽了周天的話,之前答話的那名五行族長者再次出言,卻是立馬便將五行族以前的情況全部告知給了周天。

  聽了那名五行族長者的話,周天了然的便點了點頭。

  雖然說周天已經是得知,在五行族內圣主便是領,可是這圣主卻是并非一直存在著的。在沒有圣主存在的那段時間里面,周天情知五行族在那個時候肯定是有著其它的安排,總不可能讓五行族上下都沒人統領。所以,如今有那么一個長老會與各分支族長的存在,周天并不會感到有多大的意外。

  不過雖然不意外這些人的存在,可當周天處理起這些人的時候,卻是真的不知要在這個時候如何下手才好了。

  一般情況下來講,權力的交接時,最難處理的便也就是舊有權貴與接班人之間的利益分割了。周天既然是五行族是圣主,那么五行族的一切自然是要由周天說了算。可是如今在統治五行族前,周天卻是又必需要先考慮一下,自己收攏五行族各種權力的同時,眼下這些正待在他身前的五行族成員,到時候會做一個什么樣的反應了。

  沒有誰會愿意屈從在他人之下,雖然周天這個圣主之位是從很久以前便傳下來了的,可是這卻并不代表著所有的五行族都認可他這個圣主。畢竟眼下這些五行族成員以前可是五行族的實際統治者。周天的存在將會讓他們失去手的權柄,遇到這種事情,那些五行族成員會不會在那個時候感到不甘心呢!

  而如若要是那些五行族成員感到心有不甘,到時他們又會做些什么事情呢?

  周天很有自知之明,他這個圣主真的要說起來的話,眼下也就是占了一個名頭的便宜。在那些五行族高層沒有將權力交出來前,對于五行族的影響,周天還是遠不如那些五行族高層的。而就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如若要是那些五行族高層肯配合的話,那自然是一切都好。可如若要是那些五行族高層不甘心交出手的權力,而想要耍什么花樣的話,那么就依著周天眼下在五行族的影響力,那還真的不一定會是他們的對手。

  所以,如今雖然周天成功的當了五行族的‘圣主’,可是真的想要擁有相應的權力,那么便需要考慮一下如何才能讓那些五行族高層配合的交出權柄了。如若要是那些五行族高層不肯放權的話,那周天想要實際掌控五行族,可是便也就需要再費上一番苦功了。

  心有了那樣的想法以后,周天張了張嘴便對那些五行族高層說道……未完待續。。
北京pk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