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重生之都市仙帝 > 第七十章 你只有三天
  “你!”

  穆青峰瞠目結舌,滿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林青,這到底是什么人?

  “莫非是天師道傳人?”穆青峰驚駭的問道。

  身為山河門長老,穆青峰對當今社會的修法者了解甚多,雷法這種威力巨大的法術,早已經失傳多年。

  相傳,天師道傳承有威力浩大的雷法。

  看對方施展的雷法威力,有極大可能傳承自天師道。

  但天師道已經多年不諳世事,更沒聽說過天師道有傳人行走紅塵。

  況且。

  即便是天師道弟子,如此年紀輕輕,就能掌控雷電,宛如雷神下凡,這也太生猛了吧。

  縱然是有法器加持,也得數十年苦修,并且天賦異稟之輩,才有可能達到如此地步。

  驚駭之余,是強烈的恐懼涌上心頭。

  “快住手!”

  穆青峰悶哼一聲,大聲喝道:“我山河門與你天師道井水不犯河水,你做什么!?”

  恐怖的雷電如一道長矛,裹挾恐怖的青光,噼里啪啦從天而降。

  死亡的味道,籠罩頭頂。

  恐懼,讓人心跳加速,顫抖不安。

  活了大幾十歲的穆青峰,也免不了對死亡的恐懼,倉惶后退的同時,驚恐道:“住手!快住手!”

  “你不能殺我!”

  林青不為所動,控制著雷電繼續降臨。

  “噼啪!”一通觸電般的響聲,雷電落在穆青峰身上。

  轉瞬間,仙風道骨,須髯飄飄的老者,渾身上下一片焦黑,口鼻冒黑煙。

  哪還有半點飄然如仙的模樣?

  看樣子,分明是剛剛在礦坑里打滾出來的。

  “我不殺你。”

  林青笑了笑,收回玉佩法器。

  剛剛這一招的確威力不小,但即使借助法器施展起來,對力量的消耗也十分巨大。

  短短幾個呼吸,體內積累的靈氣已經消耗三分之一。

  “看來,以后不能經常用這招嚇唬人了。”林青暗暗感慨。

  如果不是為了造成震懾效果,他才不會做這種出力不討好的活。

  穆青峰依舊驚恐不安,遠遠避開林青:“你,真不殺我?”

  “不殺你。”

  林青點點頭,表示自己的決定,不會反悔。

  確定之后,穆青峰才稍微松了一口氣。

  心里,卻在暗罵穆棱。

  嘭!

  林青動作飛快,如一道殘影拂過,欺近穆青峰身前,一指點在他小腹處。

  那一瞬間,仿佛有什么東西破碎了。

  微微的酸麻疼痛,從小腹傳來。

  穆青峰先是愣了一下,旋即駭然發現,自己一身法力蕩然無存,數十載苦修毀于一旦。

  “你……”

  憤怒,不甘,怨恨。

  種種情緒涌上來,他咬牙切齒,顫抖著,指著林青:“你毀了我的丹田氣海?”

  無論武者還是修法者,丹田氣海都尤為重要,是他們儲存內勁,或者法力的根源所在。

  丹田氣海一毀,就意味著修為盡廢。

  并且從此以后,都和修煉無緣。

  從高高在上的修法者,一瞬間變成普通人,對他們這些習慣了掌控力量的人而言,無疑 是最沉痛打擊。

  那種感覺,比死了還難受。

  “你們都要殺我了,我還不能廢了你?”

  林青不屑的道:“我說過不殺你,就不會殺你。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這就是你們不聽話,并且還回來找麻煩的代價。”

  “道歉吧。”

  噗!

  穆青峰臉色漆黑。

  沒被打吐血,反而被林青氣的噴血。

  堂堂修法者,山河門長老,活了大半輩子,向來都被人高高在上的供著。

  今天,居然修為盡廢,還要給人道歉?

  “士可殺,不可辱,你不要欺人太甚!”穆青峰瞪大眼睛,咆哮不已。

  “要臉是吧?”

  啪!

  林青毫不猶豫給他一巴掌,并問道:“這張老臉,值幾個錢?”

  “我是山河門長老,你……就不怕山河門報復嗎?”穆青峰咬緊牙關忍著痛,近乎瘋狂的咆哮道。

  “看來,你還是沒認清現實啊。”

  “林先生,我來幫他認清現實。”葉小凡咬咬牙走了過來。

  見林青點頭,他動手了。

  啪!啪!

  雖然只有內勁一重,但這反手的兩個耳光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穆青峰常年修煉法力,身體素質不錯,此刻也口鼻噴血,兩邊臉高高腫起。

  沒有因衰老而脫落的牙齒,在這一刻,掉落。

  “半夜偷襲,抓我們的時候,你可曾想過士可殺不可辱?現在輪到自己身上,怎么就受不了了?”

  嘭!

  葉小凡毫不手軟,打得穆青峰說不出話來。

  “剛才我好像聽到,你讓林先生下跪,讓林先生自廢修為,和你去什么山河門道歉?”葉小凡反手又是幾個大嘴巴子抽過去。

  冷笑道:“那個時候,你怎么不覺得士可殺不可辱?”

  “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

  “你們拿著破香爐想騙錢的時候,就應該想過會有什么樣的后果。”

  穆青峰被收拾的不輕,臉色一陣青一陣紫,血紅血紅的指印,正在一點點隆起。

  廢掉修為之后,他雖然老當益壯,但安能與內勁武者抗衡。

  心中的憋屈,怨恨,化作怒氣。

  一口老血,再次噴出來。

  與此同時莫寒的戰斗已經結束,捆著穆棱,拖死狗似的拖了過來。

  “林大師,多謝!”莫寒鄭重的躬身,面色十分嚴肅,“日后旦有吩咐,莫某赴湯蹈火,在所不粗。”

  “砰!”的一腳踹在穆棱身上,他的丹田氣海,同樣廢了。

  “啊……我的法力,我的法力!”

  當場,穆棱“噗”呃噴出一口老血,昏厥過去。

  他的承受能力,顯然不如穆青峰。

  “姓林的,老夫承認技不如人。但你廢我們師兄弟二人的修為,真不怕山河門報復?”穆青峰咬牙切齒,對穆棱恨的不輕,對林青同樣仇視。

  “曾經,我給過你們機會。現在,五個億。”

  林青根本不提什么山河門,也壓根就沒在乎過。

  似笑非笑的瞥了一眼穆青峰,淡淡的道:“當然,你也可以回去叫人,本尊隨時奉陪。”

  不過……

  “到那個時候,什么后果,我想你應該比我更清楚。”

  “給他們道個歉,你就可以走了。”

  “你們,好狠!”穆青峰眼神滄桑,鼻青臉腫的臉上,浮現一抹頹然。

  然而,他終究還是跪下了。

  “你只有三天時間,記住了。”

  說罷,林青幾人瀟灑離開,只留下兩個半死不活的山河門修法者,滿目怨毒的觀望著。
北京pk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