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我的美女總裁老婆 > 第080章 【下輩子再說】
  080

  楊辰明白了,想來能派遣郭子恒來追人的,也算是個人物,起碼小流氓頭子郭子恒不敢得罪,但又打不過自己,對自己的恐懼一直難以磨滅,所以他這是想甩擔子呢。

  “好了好了,不要露出這種狐貍表情”,楊辰無所謂地笑道:“你就報我的名字,要找事沖我來,我就在玉蕾國際公關部等他。”

  “楊先生果真是爽快人!”郭子恒哈哈大笑,招呼著一群跟班,“我們走!”

  楊辰哪能讓他這么如意地走掉,一揮手,“慢!我還沒說完!”

  郭子恒腳步一頓,預感有不好的事情發生,有些生硬地詢問道:“楊先生還有什么吩咐?”

  楊辰嘿嘿笑道:“郭總,我擔下這些個事,總得有點手續費吧……”說著,手指搓了搓。

  果然!又是敲詐!吸血鬼!流氓!!

  郭子恒心里大罵,但臉上卻只能作出無比樂意的表情,讓身后的小弟遞上來支票本后,唰唰唰快速寫完,雙手遞交給楊辰,諂笑著說道:“楊先生說得對,郭某人實在有欠考慮。”

  一干小弟都傻瞪眼,自家老大這是怎么了?給人家送錢還裝孫子!?

  楊辰滿意地點點頭,彈了彈手里的支票,這個郭子恒還算上路,上來就兩萬華夏幣,于是笑道:“你們走吧,其他的事情,我都接下了。”

  郭子恒哪敢再多留,多待一分鐘沒準又幾萬沒了,帶著一群小弟趕忙離開,如同躲鬼一般。

  看著一群人浩浩蕩蕩離去,楊辰微笑著轉過身,對著還在發呆的陳博道:“你沒什么想跟我解釋的么?”

  陳博咽了咽口水,支吾著道:“謝……謝謝你,楊辰……”

  “就這些?”楊辰似笑非笑地問道。

  陳博雙手絞弄著衣角,卻是漲紅著臉說不出話來。

  楊辰也比強迫,自顧自地走到面攤的一角拿了幾瓶子啤酒,對躲在一邊的馮彪道:“馮老板,帶幾瓶酒,沒問題吧?”

  “當然,當然!”馮彪心里大罵,這壓根就一瘟神,自己都淪落到這部田地還來禍害自己,那群混混要真進來打架,豈不是把自己小攤位給拆了!?

  楊辰沖陳博使了個眼se,“跟我來。”

  一路散步到郊區的河堤畔,兩人都有沉默著沒說話,涼風習習,顯得靜謐而詭異。

  走到一處斜坡處,楊辰坐在草地上,停了下來,而陳博猶豫了下,也坐在了一旁。

  “會喝么?”楊辰拿起瓶啤酒,手稍微一擰,那酒瓶蓋子就被旋了下來。

  陳博咽了咽喉嚨,點點頭,接過啤酒后,大口灌了起來,只是沒喝幾口,就嗆著連續咳嗽了幾聲。眼淚水都流了下來,但沒等回過神,又開始大口灌,就跟這啤酒有仇一樣。

  楊辰也不攔著,自己拿了瓶,跟著喝了幾口。

  陳博的酒量顯然很糟,沒喝多少口,就已經臉se火燙發紅,眼睛有些發蒙。

  夜風吹過河畔,讓人的腦子稍微清醒一些,喝得已經差不多的陳博倒呼吸平順許多,突然放下已經空了的酒瓶,轉過頭直直地看著楊辰,一張顯得過于清秀的男人小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認真表情。

  “楊辰,你會不會看不起我?”陳博問道。

  “如果我看不起你,就不會擔下這攤子事來救你。”楊辰瞥了他一眼。

  陳博嘴唇微微顫抖,說道:“我不是那種人,我是被迫的,我不喜歡男人……”

  “其實說實話,你也知道我是國外回來的,同志在我眼里不算什么,所以你不需要跟我解釋這些,你是與不是對我來說沒什么大不了的。我只想知道,這一切到底是怎么發生的。”楊辰說道。

  陳博點點頭,仿佛也做好了心理準備,慢慢敘說:“你幫我這么多忙,我是該全部都告訴你,哪怕你聽了以后會看不起我……”

  “我小時候家里窮,不過我讀書成績很好,雖然因為我身子骨弱,學校里被別人欺負,可我還是被保送進了北大。因為我長的樣子像女孩子,學校里的時候很多人拿我開玩笑。我大三那年,大學里有個籃球隊的學長突然約我出去吃飯,他們家很有錢,我不敢不去。可那天去了以后,他給我下了迷藥……對我……對我做了那種事……”

  陳博說到這里,眼里流露出幾分痛苦與憎惡、不甘,“我后來才知道他喜歡男人。可他不準我說出去,我也不敢報jing,因為我一個人在京城里沒親沒故,根本不會有人幫我。而且我那時候擔心別人看不起我,把我當成一個另類看,我就一直忍了下來。有了那一次后,那個學長后來很多次都找我出去做那種事……不過他會給我一些錢,讓我在京城讀書好過一點,有時候多出來的錢我寄給我老家父母用。我那時候想,其實受點委屈也就算了,能得這么些錢總比白受委屈好。”

  “……可是后來,那個學長開始叫別的男人也來,我才知道他們有專門做那種事情的會所,那些人都很有錢,我沒辦法反抗,所以大學畢業后,我幾乎就不太跟別人說話,因為我怕露出什么馬腳,讓別人看不起我……”

  楊辰心里唏噓不已,原來陳博的過去有如此灰暗的經歷,雖然在自己看來,那并不算太過凄慘,但放在一個國內普通大學生身上,想來能承受下來都很艱難了。那不僅出賣自己的男xing尊嚴,更出賣了自己的靈魂。

  陳博繼續說道:“之后我畢業了,很多公司想我加盟,可我還是來到海,那樣我才能擺脫京城里那群折磨我的男人。幸好我成功了,他們大概也玩厭了我,所以我在玉蕾國際工作到現在,也沒過去的人來找我……可是……可是我前段時間遇到了麻煩,我一下子需要很多錢……”

  “什么麻煩?”楊辰疑惑地問道。

  “我爸年輕時做苦力活烙下的病根,前陣子檢查出來腎衰竭,需要換腎,可我們家雖然比過去好過一些,但沒那么多錢……所以我……”

  “所以你想通過其他途徑賺錢?”楊辰思忖片刻,問道:“前幾天我在天府之國見到一個人很像你,那是你嗎?”

  陳博一驚,“你在天府之國?你……你看見的的確是我,我就在那里打工。”

  “怪不得你大早上的會這么瞌睡,晚上也沒睡覺。”楊辰恍然。

  “天府之國里面……有……有那種服務……”陳博想來也是看開了,大方地說道:“里面不少男客人都喜歡男人,我去那里偶爾能拿不少小費……雖然難受了些,但好歹能多賺些錢,補貼家用。再說那種事情我以前就已經做了,我也就破罐子破摔,起碼能讓我爸的病有錢治。”

  “那今天的事呢?”楊辰又問道。

  陳博咬了咬嘴唇,痛苦地道:“那是個變態,那個男人根本是個瘋子。我在天府之國見過他玩弄別的男人……他玩的手段能把人折磨死,我那次恰好看見,就害怕哪天輪到我,一直躲著他。可今天那個人要我過去,剛才抓我那個流氓老大就是陪他一起玩的,想把我抓去送給他。我已經不打算在天府之國干活了,我明天就去辭了找別的地方打工去。”

  “你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么?”楊辰大概已經了解了前因后果,想來陳博所說的變態,已經是羞以啟齒的同xing舉動了。

  陳博搖頭,“我只知道他姓周,他們都叫他周公子,其他什么都不知道,但他好像很有權勢,那個姓郭的流氓頭子總拍他馬屁。”

  楊辰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輕松地一笑,拍了拍陳博的肩膀,“你也不要太過擔心,你爸的病如果缺錢,大可以問我借,以后慢慢還我就是了。我這人雖然沒什么建樹,但幫幫朋友的忙還是可以的,再說,錢花了還能賺,人沒了,就什么都沒了。”

  “謝謝……”陳博忍不住眼淚流淌下來,擦了擦,笑著說道:“我知道你是個好人,但我不想再借用你的錢了。我跟我妹妹已經把錢湊夠了,借了不少親戚朋友的錢。我妹妹周三來海,就是打算來這里打工,跟我一起努力還錢。”

  “你妹妹是來海打工?她不用上學嗎?”楊辰本以為陳博的妹妹是來看望陳博而已。

  陳博苦澀地搖頭,“我妹妹很懂事,她途停學了,不過他們大學保留了她的學籍,過兩年還可以繼續去上學。”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既然你說不需要借錢,那我也不勉強你,但如果有什么需求和要幫助的,大可以告訴我,我很閑,你知道的。”楊辰眨眨眼。

  陳博說出一大堆心事,見楊辰并沒有瞧不起自己,心情也好受了許多,不由紅著臉說道:“楊辰,如果我是女人,我一定會嫁給你,你是個真男人。”

  看著小白臉陳博面若桃紅,羞答答地說出這句話,楊辰渾身一個激靈,忙揮手,僵硬地笑道:“那個……那個下輩子再說……呵呵……”
北京pk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