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雙修高手在花都 > 40、第40章 這么多的錢呀
  最終葉會秋還是打消了下去找自己同學的想法,跟著安雅朝著城外駛去。

  沿著一條塵土飛揚的土路行駛了半個小時,就到了目的地。這里已經被平整出了很大的一塊地盤,地面上的農房早就被拆遷了,還有不少的推土機正在平整場地。兩個人下的車來,安雅就帶著葉會秋走到了平地邊緣的一個地方說道:“這里就是你要修建的收費站以及宿舍辦公大樓的位置了。你抓緊時間把工人住宿的地方和辦公室安排一下,等待開工的時候直接就可以入住了。”

  這里比不得古山,那里是在原有的舊房的基礎上修新房,工人和辦公室都可以利用原來的舊房。現在這里除了農民的房子沒有現成的住房,所以這些都是葉會秋所要考慮的。

  葉會秋第一次接觸到這些東西,根本就不懂。要不是安雅提醒的話,他完全是摸不到頭緒。葉會秋對著圖紙,確定了以后工地的大概位置。

  這個時候已經是到了中午,他們在馬路邊就找到了一家雞毛小店。這里本來都是農村,只不過這段時間有大量的工人來這里平整場地,接下來還有大量的施工人員進駐,所有就有人瞅準了這個機會,在馬路邊的一棵大樹下搭建了一個簡易的棚子,里面擺上各式的商品開了一個商店。旁邊還有一家小小的館子,坐著工人們的生意。

  “老板,給我們炒幾個菜,做一碗湯,再來兩瓶啤酒。要冰鎮的。”葉會秋和安雅走進了小店。葉會秋就大聲的招呼道。

  這個小店建在一顆大榕樹的下面,又是一個風口,人坐在里面無比的涼快。現在已經是五月份的中旬了,天氣也開始熱了起來。

  “二位等著,馬上就好。”老板娘是個五大三粗的娘們,熱情的招呼著兩個人坐下。很快酒菜就陸陸續續的端了上來。

  “安總,只能請你在這樣的地方吃飯了。沒辦法。”葉會秋說道。

  “我是老板,這飯應該是我請你才對的。”安雅熟練的擺弄著碗筷說道。

  “你送了好煙,還給了我一個手機,我一直都還沒有來得及說一聲謝謝呢。今天就當是我酬謝你吧。”葉會秋說道。

  “你呀,是個機靈鬼。早就瞅準了這個機會選擇這樣的一個小店來酬謝。好吧,就你付賬吧。”安雅笑著說道。兩個人經過了這半天的相處也熟悉起來,也開始相互的開玩笑了。

  兩個人這個時候都餓了,別看這里的酒菜簡單,大熱天里面喝著冰涼的啤酒也是十分的愜意。

  “安總,沒想到你這樣尊貴的人吃著這樣的東西居然還吃得這么的香。”葉會秋說道。

  安雅看了葉會秋一眼說道:“你別我看的那么的嬌氣。我也是苦人家出身的,我和我丈夫也是吃了很多的苦才創建了這個公司的。”

  “怎么一直都看到你在古山黑山來回的跑,沒有看到你丈夫呀?”葉會秋好奇的問道。

  安雅的眼神就黯淡了下來,說道:“他呀,說起來就是氣。現在一天到晚的在外面鬼混,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公司這一攤子的事都丟給了我一個人。”

  葉會秋就悶頭不說話了,這是人家兩口子的事情,自己也不便于插嘴。

  兩個人吃過了飯,葉會秋就提出要去周邊的村子找一個落腳的地方,以便于下個月人員的住宿。

  “老板,你們這里有沒有靠近工地,然后家里面比較寬敞的人家呀,我們想租下來。”葉會秋問道。

  胖老板說道:“這樣的人家多得很呀。現在年輕人都在外面打工,家里面都是寬敞的很。后面就有一家,只有老兩口在家。你們自己去問問吧。”

  葉會秋問明了地址完后就走出了小店。

  沒走幾步果然就有一個農家的院子。這個院子修建在一處山坡的背陰處,顯得十分的涼快。家里面比較寬敞,好像是一個四合院子的形式。家里面只有兩個老兩口在。這家有個大兒子一直在外面打工,有個小女兒已經嫁出去了,所以家里面寬敞的很。

  葉會秋和這家人很快就達成了一致。他租用這家的三間屋子,食堂就設在里面。這兩個人幫著食堂燒火做飯。每個月給他們三千塊錢。

  農村的房子根本就不值錢,連帶著幫著做飯就能拿到三千元,這讓老兩口顯得是十分的高興,痛痛快快的答應了下來。

  忙活完了這一切,葉會秋就搭著安雅的車回到了縣里。現在古山的工程馬上就要結尾了。潤豐公司在那邊還有大量的款項需要結算。公司和開發商結算,然后公司再和下面的原材料供應商以及施工隊結算。

  安雅這段時間就都住在了古山,所以直接就開著車把葉會秋也帶回了古山。

  接下來的一個月是非常忙碌的一個月。工人們忙著收尾。葉會秋就忙著和項目部的王胖子搞結算。這個時候葉會秋才知道搞工程是一件相當繁瑣的事情。各式各樣的款項讓他焦頭爛額的。一直忙了十幾天才搞清楚。

  這天馬大山正躺在屋子里面睡午覺。上午的時候就已經停工了,工人們都三三兩兩的閑散著。有的人出去逛街了,有的人又支起了牌局,這幾個月大家都沒命的干活,連打牌的人都沒有了。現在好不容易休息了,一個個就開始放松起來。

  “砰”的一聲,馬大山的門就被踢開了,然后葉會秋神色怪異的走了進來。

  “你搞什么呢?”馬大山問道。

  “掌墨師,你看這是什么?”葉會秋將一個布袋子扔到了馬大山的床上。

  馬大山扯開袋子一看就傻了眼,里面百元的大鈔一捆一捆的散落在了床上。

  “掌墨師,這些都是我領回來的錢。我早就算過了,除去工資和一切的開銷,再刨開我們的本錢。我們一共賺了十萬,整整十萬呀。”葉會秋的語調都在顫抖。十萬塊錢對于他來說可以說是一個天文數字。即使兩個人分的話,他也能得到好幾萬。

  “青瓜蛋子。把工資留下,其余的存到銀行去,放在這里多不安全呀。”馬大山說道。

  葉會秋手里抓著錢,猶如葛朗臺的樣子說道:“掌墨師,讓我多抓一會,我這一輩子從來都沒有拿過這么多的錢呀。”
北京pk开奖历史记录